第一百四十一章 脱壳(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季汉当兴风起蜀中第一百四十一章脱壳“呜、呜、呜......”


        

久久未有动作的汉军大营,忽然响起阵阵号角声,这是汉军集结的号角声,


        

“咚、咚、咚......”声声震动人心的鼓声接着激昂的号角声而响,激烈的鼓声代表着汉军准备出营进攻。


        

夷兵营寨只在汉军大营十里外,两军相距如此之近,汉军的鼓角声一响,夷兵们就已听到。


        

“大王,这是汉军集结进攻的号角,难道他们要来进攻我军大营?”火元对着匆匆穿好甲胄的高定说道。


        

高定接过亲卫递过来的佩刀,出了营帐,望向汉军大营方向,回道:“想来如此,传令众军,各守本位,紧守营寨,未得本王军令,任何人不得随意出战。”


        

“遵命。”一侧的亲卫应道,这是高定卫队中专司传令的士卒,只要高定下令,就会立即领命而去。


        

“火元,马上派出斥候,往汉军大营探去。”高定又下令道。


        

火元躬身答道:“是。”


        

高定回转帅帐,又连下了几道军令,抓紧时间调兵遣将,以作准备。


        

今日汉军似有出营作战的迹象,这可是他这几天梦寐以求之事,野地会战他足可凭借兵力之优取得胜利,一旦将这数千官军主力击败,则安上城就已在囊中了。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高定越想心越急,虽然为在人前保持镇定自若的风度,依然安坐在位置上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但他不住地往帐外望去,暴露出他心中的急切。


        

对面汉军的鼓声仍在咚咚作响,听得高定有些心浮气躁,他按捺不住,当即领着亲卫向营门走去,一行人才到营门,就见火元从营门外骑马赶来。


        

待火元一近到身前,高定就忍不住立刻问道:“怎么样,汉人大营情况如何?”


        

火元喘了口气,回道:“大王,末将亲自前去打探,远远就望见山上山下都有官军身影来回在闪动,就连汉人大营的营门也已大开,汉人的确有集结大军出来的迹象。”


        

高定点了下头,道:“嗯,传令儿郎们准备迎战,火元叫你的人再探再报。”


        

“遵命。”


        

很快,夷兵斥候回报,汉军大营虽然仍是鼓声阵阵、旌旗展动,而且也有上百汉军出了营门,但不知怎的这些汉军不一会儿就退了回去,营门也被关上了。


        

这......高定听完有些懵了,官军这是作甚,动静闹得这么大,先头部队也都出来了,怎么突然又退回去了呢?


        

一旁的火元也是摸不着头脑,弱弱地问道:“大王,汉人这是回去不出来了?”


        

“哼,本王哪里晓得?叫你的人再探再报。”高定没好气地道,说罢,扭转马头径直回了帅帐。


        

杨清立在高处,一脸平静地看着对面丈许高的土台,这台上摆放着二十多面军鼓,每面鼓前都有两个赤着上身的力士,他们轮换着敲打着军鼓,以保持鼓声不断。


        

到现在这些力士已敲打有半个多时辰,虽能轮换歇息,但如此奋力敲鼓下来,恐怕体力将要用尽,毕竟杨清都能看见他们已是满身大汗了。


        

杨清抬头看了看天空,见时间差不多了,旋即对一旁的杨戏吩咐道:“文然,传令众军各回本营,让对面的将士停下来吧。”


        

“诺。”


        

杨戏领完命,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想起什么,回来问道:“府君,那后面擂鼓还须派人吗?”


        

杨清道:“后面就不必了,那些羊儿都准备好了吗?”


        

“休然都准备好了,全是从古力族长那儿挑的最健壮的。”


        

杨清闻言笑了笑:“好啊,这次还真是多亏古力族长了。”


        

说罢,又笑着对杨戏问道:“文然啊,你知道蝉变为成虫时要脱去以前的壳吗?”


        

杨戏笑道:“卑职小时候也捉过蝉来玩,此事自是晓得的。”


        

“那你看我们现在的部署像不像一只蝉脱掉自己的躯壳而离开了呢?”


        

“这......”杨戏想了想,拊掌赞道:“像,太像了,府君真是好比喻啊,明日我等就把这空壳留给高定那厮。”


        

“此计就叫做金蝉脱壳,你觉得如何?”


        

杨戏赞道:“妙,凌晨初听得这个名字时还不知其中的妙意,这下卑职完全明白了,府君这个名起得太贴合了。”


        

这是当然,这可是三十六计中的经典计策,蕴含着精妙的军事智慧。杨清结合当前战局决定效后世南宋名将毕再遇故事,一举打败高定叛军。


        

“哈哈,依计而行去准备吧。”杨清袍袖一甩,吩咐道。


        

“是。”


        

夷兵帅帐内,高定麾下的主要将领俱在,他们正在七嘴八舌地议论着汉军的动作,高定听着心烦,在主位上走来走去。


        

“咦?大王,汉人的鼓声好像停了?”站在高定身后的火元近前禀道。


        

他手下的斥候没打探出什么有用的消息,适才被高定狠狠责骂了一通,为了挽回过错,所以他一直留神着外面的动静,这才第一时间发现了官军的变动。


        

听得火元如此说,众人也反应过来,一时间帐内寂静无声,高定仔细听了听,官军的鼓声果真是停了。


        

高定心中疑惑,正欲发问,却见一名斥候飞速进帐禀道:“禀大王,汉军鼓声已停,军士也再无调动之象。”


        

“再探再报。”高定脸色一变,挥挥手让斥候退下。


        

“诸位,汝等说说汉人这是搞得什么鬼名堂”高定坐下来问道。


        

一名壮硕夷将试探着答道:“大王,会不会是汉人那边出了什么变故,这才停止了进攻?”


        

高定嗯了一声,其实他也是这般想的,只是官军一大早就搞了如此大的动作,会是什么原因就让他们这般轻易地退了回去呢?


        

其他夷将也说出各自的推测,只是说来说去,高定还是觉得只有刚才那位壮硕夷将的话有些道理。


        

“大王,汉人既然又缩了回去,我看我们还是先静观其变得好。”就在众人仍在议论纷纷时,久未开口的风英突然对高定说道。


        

高定还未说话,风英起身近到他面前,低声说道:“大王,鄂焕已按计划到达预定地点,下一步就该我们这边了,汉军今日退了回去,依末将看还是好事,如此则可方便我等行事。”


        

高定点了点头:“嗯,既如此,我等还是按原计划行事,至于杨清小儿这边提高警惕便是。”


        

原来就在吴缺回到丁家村大营一个时辰之前,鄂焕的使者也是天还未亮就赶到夷兵大营向高定禀报了情况。


        

今明两天是高定谋划多时的关键时刻,自是容不得丁点闪失,故而当一大早官军有出营作战的迹象时,他既是欣喜又是着急,生怕影响了自己原先的布局。


        

现在好了,汉人又退了回去,看来今日这仗是打不起来了,自己就可以专心谋划安上城那边的战事了。


        

想到这儿,高定脸色轻松了许多,起身笑着说道:“好了,既然汉人不出来了,尔等就各回各营吧,只是有一点,加强戒备,小心在意。”


        

“是。”众人也放下心来,齐声应道。


        

谁知话音刚落,汉军咚咚咚的鼓声又响了起来,众人听到皆是大吃一惊,纷纷向自家大王看去,却见高定呆在原地,脸上的笑容也凝固住了。


        

“火元,还不快出去看看。”高定对一侧同样有些呆滞的火元吼道。


        

“是、是。”反应过来的火元赶紧跑出了帐外,此刻他已在心中将汉军骂了个七八遍。


        

“汝等还愣着做甚,还不回去集结本部兵马准备迎战。”高定又是一声怒吼,众人见自家大王满脸怒火,皆是心惊胆战,赶紧各自散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