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第 209 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姜舒兰自然是不知道的。


        

姜母和姜父有意给闺女一个惊喜, 连带着出发都没跟姜舒兰说。


        

直到。


        

三人从船上下来,上了码头。


        

在巡逻的小战士一看到,立马惊讶道, “姜叔, 姜婶,铁蛋儿, 你们回来了。”


        

一句回来了, 反而有种让姜父和姜母回家的感觉。


        

姜父姜母对视了一眼,“是啊,不放心孩子。”


        

这孩子里面有姜舒兰, 也有闹闹和安安。


        

那小战士一听, 咧着嘴笑了,喊了一个人过来,接过老两口的扁担, 就跟着道,“你们总算是来了,这几天嫂子忙坏了。”


        

厂房失火出了事情,姜舒兰忙得跟陀螺一样, 每天孩子只能交给隔壁的邻居带。


        

他们这些没有去前线的小战士基本上都知道。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但凡是有空的人,都会上门帮姜舒兰他们挑水, 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小战士这话一说。


        

姜父和姜母对视了一眼, “怎么了?中锋和舒兰两个人还没带过来孩子吗??”


        

“周团去前线了,嫂子在忙厂房失火的事情,她一个人忙不过来。”


        

这一说, 姜母拍了自己脑门,“怪我,怪我, 早知道就该提前走的,怎么就在家拖了那两三天。”


        

姜父没说话,但是也有这个后悔的意味。


        

连带着脚下的脚步都快了几分。


        

到了家门口。


        

就听到姜舒兰在里面哄孩子,一边哄孩子,一边对订单,怀里抱一个,小车车里面放着一个。


        

因为手上没空,就用脚放在小车车上,时不时地晃一晃。


        

桌子上还搁着一沓子的白纸黑字的纸张,一张张铺开,这明显是在忙碌。


        

一看到这——


        

姜父和姜母哪里还能不明白呢。


        

“舒兰——”


        

姜舒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出现幻觉了,她拍了拍孩子,嘀咕了一声,“我怎么听到,你们姥姥姥爷在喊我?”


        

接着,继续对订单。


        

“舒兰——”


        

姜母又喊了一声,大步流星走了进来,脱掉身上的外套扔在椅子上。


        

只穿了一件干净的粗布短褂,就从小车车上抱起来了安安,她下意识地掂量了下,“哎哟,重这么多啊。”


        

这胖小子。


        

直到姜母进来,抱起孩子的这一刻。


        

姜舒兰才有了几分真实感,她惊讶地张大嘴巴,看了过去,“娘?你们来了?怎么没跟我说,我去接你们。”


        

“我爹呢?”


        

“后面。”


        

姜母抱着安安哄了好一会,这才仔细地打量着舒兰,“瘦了,怎么瘦这么多。”


        

以前坐月子时,脸颊还有几分婴儿肥,看起来珠圆玉润。


        

就这短短的一段时间,一下子成了尖下巴,只显得瓷白的小脸上,一双眼睛格外的大。


        

“怪我和你爹,出门子的时候磨磨唧唧,硬生生地拖了三天,不然你——”


        

又怎么忙得脚不沾地。


        

姜舒兰看到姜父姜母都来了,这才如释重负地笑了笑。


        

“娘,瘦了好看,以前太胖了,衣服都穿不了。”


        

她回海岛一周的光景,就掉秤了四五斤。


        

就差一天掉一斤了。


        

太忙了,建厂房,找原材料,赶货物,对订单,发货,处罚公告,每一件事她都要来。


        

白日里面把俩孩子托给那家照看,但是到了晚上,孩子还是要她来的,给俩孩子洗澡,喂奶,起夜,哄半夜的哭闹。


        

她每天自己能睡觉的时间,不超过四个小时。


        

就差忙得焦头烂额。


        

她越是这样说,姜母就越心疼,“你个臭妮子,你这边忙,你打个电话回去,再不济你发个电报也行啊,我和你爹早点过来。”


        

姜舒兰哪里舍得啊!


        

爹娘跟着她背井离乡,到外面快一年了,连过年都没能回去。


        

好不容易回去一趟,她当然想着爹娘能在家多住两天,就多住几天。


        

毕竟,爹娘不止她一个闺女,还有儿子儿媳孙子们。


        

姜舒兰笑笑没说话。


        

姜母哪里还不清楚自己闺女的性子?


        

性子软和吃闷亏。


        

她忍不住点了点姜舒兰的额头,“就知道心疼别人,也不心疼心疼自己。”


        

“娘,您不是别人。”


        

她抱着闹闹,拉着姜母的衣角撒娇。


        

姜母对她没脾气。


        

看了一眼把东西放下来的姜父,姜父拿了点特产递给俩小战士,小战士不要,起来就跑了。


        

姜父也追不上,只能打算下次再给。


        

姜母看了他一眼,“还不去换衣服,换了衣服过来带孩子。”


        

“让舒兰歇歇空。”


        

这——


        

姜父被吼得没脾气,知道是自家老婆子,看到舒兰瘦了这么多,心疼的厉害,连带着他也被迁怒了。


        

他规矩地进去换衣服,洗手。


        

倒是姜舒兰说道,“别,娘,你和爹好好休息一会。”


        

“坐了三天的车子,能不累吗?”


        

说完,看着走在最后面的铁蛋儿,“铁蛋儿,你怎么了?不认识老姑了吗?”


        

这孩子上前,怎么不认人了。


        

铁蛋儿想了一路,被这么一喊,他突然想起来了。


        

“奶奶,老姑,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那个小乞儿是谁了。”


        

这话说得,姜舒兰摸不着头脑。


        

下意识地去看着姜母。


        

姜母简单地解释了两句,一路上,铁蛋儿都跟着念叨小乞儿哥哥。


        

铁蛋儿恨恨道,“那个小乞儿是前姑父的孩子。”


        

这话,大家都没听懂。


        

“什么前姑父?”


        

“就是当初来我家门口闹的那个,厂长姑父啊。”


        

他一点都不喜欢对方,那么老,还想娶他小姑,想得美。


        

这——


        

姜舒兰和姜母下意识地对视了一眼,“你是说那个小乞儿是邹跃华的儿子?”


        

邹跃华?


        

好像是这个名字。


        

铁蛋儿蹙着眉头想了想,点点头,“对对对,就是他,我见过那个小——”乞儿哥哥,喊到了一半,他改口,“那个坏蛋。”


        

“早知道他是坏蛋,我就不把自己的芝麻糖饼给他了。”


        

亏了。


        

亏大发了。


        

姜舒兰彻底听明白了,她压住眼里的担忧,“那后来呢?”


        

她一直对铁蛋儿上辈子去邹家别墅找她,结果却哮喘病犯了,当场人没了。


        

姜舒兰后来推敲过无数次,邹家别墅,不会没有人的。


        

就是没有主人家,也会有保姆佣人在的。


        

除非——


        

那个最可怕的结


        

果,姜舒兰不敢想,她不敢想人心能那么坏,那么黑。


        

但——想到弹幕中她最后的下场,又觉得什么事情放在邹家人身上,都不意外了。


        

那就是一群黑心肝的。


        

“什么后来?”铁蛋儿抓了抓脑袋,然后跑到安安面前看了看,稀罕的不行。


        

“没有后来啊,我把芝麻糖饼塞给坏蛋了,我就跑了。”


        

这话,让姜舒兰松口气,“那——那坏蛋没有对你怎么样吧?”


        

铁蛋儿摇头,仔细回忆了下,“没有。”


        

接着他顿了顿,“不过,坏蛋看着我的眼神好奇怪哦,想要——想要把我给吃掉。”


        

这话,让姜舒兰心里咯噔了下,“铁蛋儿,那坏蛋不是好人,往后记得离他远一些知道吗?”


        

铁蛋儿最听姜舒兰的话,他重重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姜母听完,“舒兰,你是说?”


        

姜舒兰嗯了一声,“防人之心不可无,娘,以后你们要是带铁蛋儿回去,离邹家人远一些,尤其是要防着邹家人。”


        

姜母心里一凛,“我知道了。”


        

见对方心里有数。


        

姜舒兰便不欲在这个话题上多聊,糟心。


        

她岔开话题,“你们这次回去,看到大嫂他们了吗?他们怎么样?”


        

提起家人,姜母顿时笑了,“你大嫂升官了,说是普通的主任位置,提到了于主任原先的位置,算是公社的一把手了。”


        

“于主任升职掉到平乡市去了,然后推荐你大嫂接了他的职位。”


        

蒋秀珍有能力不可否认,但是公社有能力的人多了去了。


        

于主任能推荐蒋秀珍上去,未尝没有看在周中锋的面子上。


        

这话,让姜舒兰意外了下,又高兴起来,“大嫂也算是得偿所愿。”


        

她是知道自家大嫂的,事业狂一个,这些年恨不得一心扑在公社上面。


        

对方也确实是个做实事的人。


        

“你大哥二哥他们还是老样子,挣工分嘛,你三哥听说在往黑市上跑,我提醒过他几次,他不听。”


        

姜舒兰皱眉,黑市确实能赚钱,但是同样风险和机遇同在。


        

姜舒兰不建议这种时候,去撞枪口,要做也是在过几年等风声过了再说。


        

只是离的太远,鞭长莫及。


        

“这样,我下次写信回去,说下三哥。”


        

三哥最听她的话。


        

姜母嗯了一声,“那好,我们说话他都不听,就要你来。”


        

“为了这件事,你三嫂跟他吵了好多次。”


        

他们家就是本本分分的老农民,黑市那种投机倒把的事情,他们不能做,也不敢做。


        

姜舒兰心里有数,就见到姜母一边抱着孩子,一边闲不下来。


        

把扁担里面的东西都给拿了出来。


        

先是拿了一长根的腊肠,又拿了一条腊鱼,想了想,加了一只腊兔子,装了一碗大酱。


        

“我们既然来了,把特产给隔壁那家送一点,这些天我们当爹娘的不在,全靠人家帮忙。”


        

姜母一边装,一边朝着姜舒兰叮嘱,还把东西递给她,“你拿着。”


        

“算了,我跟你一去,去见见老姐姐。”


        

姜舒兰想了下这些天,苗嫂子和那奶奶确实帮了她不少。


        

这些东西看起来多,实际和人情比起来,倒是没什么了。


        

一到隔壁。


        

还没敲门,苗红云就笑着来开门,“我就知道姜婶来了,肯定


        

要过来。”


        

姜舒兰忍不住笑,一开门,手里拿着的腊鱼就递了过去。


        

东北那边的腊鱼,用的是河鱼做的,虽然腌制过许久,但是还带着一股很浓的腥味。


        

而苗红云在接过腊鱼的那一瞬间,下意识地剧烈的呕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