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3章 大王不好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睡了一觉,真舒服。”魏嘉佑使劲的伸了个懒腰,浑身散发出人参的香气来,像是一只用人参炖出来的老猫似的。


        

他左右看看,商务舱的大板凳坐了一半人都没有,基本都在睡觉,只有师兄孔文山正襟危坐,戴着耳机,噼里啪啦的打着电脑。


        

“师兄,休息一会。”魏嘉佑做关心状,拍了孔文山一巴掌。


        

孔文山无奈的取下耳机:“你想聊什么?”


        

狄院士团队里的医生,大部分的天才都是魏嘉佑这种不太懂事的,偏偏狄院士只要求科研和临床,对各类天才懂事不懂事并不看重,以至于团队内的小天才们如孔文山等人,工作量越来越繁重,心情越来越致郁。


        

但没办法,大天才就是可以不用顾忌其他人的想法,而小天才们在团队里的生存之道,就是照顾大天才们,或者说,孔令山等人就是大天才们与普通人之间的连接器,缓冲液,防火墙,而换个角度讲,如果大天才们都情商爆表的话,团队里也没他们的位置了。


        

魏嘉佑就不用像孔文山这样子,想那么多有的没的。他就是睡醒了,有感而发,道:“你说,咱们这次到云华,算不算是失败了?”


        

孔文山斜看魏嘉佑一眼,见他像是真的在询问这个问题,不禁内心感叹:不愧是心外科培养出来的,心是真大……恩,心眼是真细……


        

魏嘉佑瞅着孔文山凝重的表情,心里也是多了两分赞许:师兄做事还是很认真的,看来是真的在思考今次出行的利弊。


        

一会儿,孔文山见魏嘉佑依旧是询问的样子,只能快速思考着,缓慢开口道:“这次出来,我觉得本身就有很重大的意义,谈不上成败。因为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判断标准,你说观看人数能作为标准吗?咱们手术的前半场和后半段,都有非常多的人来参观的,但如果用这个绝对数量来说事,我觉得也不厚道。”


        

魏嘉佑不置可否,道:“凌然的手术结束的比我们的早,总的参观人数肯定会有变化,而且,他的直播数量更多……”


        

“这正是我想说的,凌然积累的名气还是有的,咱们有一说一,凌然长的实在是太帅了,直播起来,这个已经不纯纯的是优势了。咱们别说比了,跟着都难……”


        

魏嘉佑郑重点头:“这点没的说。”


        

“所以说啊,用非专业的评价体系看待,凌然的优势是太明显了,而且,咱们还是在云医做手术,这不管是专业的评价体系,非专业的评价体系,凌然都要占太多的便宜了,主场优势在这种比较里面,太厉害了!”孔文山说到这里抹了一把汗,太难圆了,但总算是圆回来了。


        

魏嘉佑不是太确定的点了点头。


        

别的不说,主场优势这一点,确确实实是凌然占便宜了。


        

虽然说,到云医的主场做手术是魏嘉佑做的决定。但他也没料到,一张脸带来的东西这么多。


        

“主要是他做完手术就跑了。”魏嘉佑吐了一口气,将商务舱的座椅调后了一些。


        

“说的是,身在主场,结果手术一做完,连个总结会都没开,也是不讲究。”孔文山昧着良心的话说的多了,现在既然开了头,那就义无反顾,毫无心理压力的说了下去:“老实讲,凌然做的不停跳的心脏搭桥,确实是不错,但咱们自己就是心外科的,有一点不得不说,心脏搭桥最多只能算是大路货,离高难度这样的形容,还差的远呢。”


        

孔文山抹了一把良心析出来的气,运足了心力吹捧道:“你做的肝移植手术呢,咱们自己人不夸张的说,这是肝脏外科的顶尖手术了,放在以前,那就是普外科里的顶尖手术,你说用肝移植比较心脏搭桥,那是咱们欺负他了。”


        

魏嘉佑听的笑了一下,身体再向后一躺,散发出来的人参味都更浓重了一些。


        

孔文山知道,这是将魏嘉佑吹舒服了。


        

虽然自己的良心因此受了些损伤,但师弟的尊严保住了,师弟的自信恢复了,师弟的自尊提升了,如此一来,师弟日后再做手术,也会依旧自信而勇敢吧……


        

“先生您好,我们的飞机要降落了,请收起电子设备和小桌板……”空乘上前说了一句,打断了孔文山的思路。


        

“我再写几句话。”孔文山赶紧戴上耳机,再次输出良心,为电脑里的演讲稿添砖加瓦。


        

魏嘉佑笑笑,目光看向窗外,分外的深邃,脑袋里也在不停的转着念头:“下次再去对方的主场要谨慎了。另外,不停跳的心脏手术的技术,自己是不是也应该拿起来?”


        

不过,对于心脏外科出身的魏嘉佑来说,要不要做不停跳的心脏手术,还是一个技术路线的选择问题,并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


        

好在倒是不用着急做决定。魏嘉佑闭目养神片刻,到感受到飞机降落,才睁开眼来,神情也是坚定起来。


        

孔文山笑笑,又有点小羡慕,团队里的大天才们都是这样,不管用到什么问题,能战胜的战胜,不能战胜的,坚定信念,用技术去莽就对了。


        

中国人对大天才向来是极其的宽容,从姜子牙到苏秦张仪,从李白到苏东坡,从侯德榜到华罗庚,他们不一定能够获得顶级的政治和经济待遇,但他们能够获得顶级的试错资格和无限宽广的机会——对于大天才们来说,这就是最肥沃的土壤了,尤其是与同时代的其他民族和国家相比,那就更是远远胜过。


        

国内的环境,至今也是如此。医院的实习生或许只有饭补级别的收入,但到了科主任或教授的级别的时候,每年的收入可能已是普通人半生的积累了,至于杰青乃至于院士的级别,对金钱的追求已是发生变化了。


        

像是魏嘉佑这样的年轻医生,若不是因为很早就展现出了超卓的天赋,现在怕是还在写病历,帮人点外卖呢。


        

孔文山拿出手机来,取消了飞行模式,转眼间,一串信息就蹦了出来。


        

他对此也是习以为常,先打开简略浏览起来。


        

转瞬,孔文山的手就抖了起来。


        

他看向魏嘉佑,满脑子的惊呼想要传递出来,这个时候,孔文山突然很理解西游记里的小妖精们,一句“大王不好了!”真真是传出了信息与态度,还传递出去了责任和忧虑。


        

“怎么了?”魏嘉佑起身取行李,并看向孔文山。


        

“凌医生到咱们医院来了。”孔文山有种老巢要被攻陷的既视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