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5章 第三台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狄院士又说了几句,再拍拍这个,向那位笑笑,很有社交感的一番操作,才坐到了前面一些。


        

他的身边是医院的几位其他科室的主任们,以及来自外院的几位高阶医生和教授,几个人低声说话,小声聊天,再喜气洋洋的看前方屏幕里的凌然剖心脏,神似单位组织起来看春晚,大红色的基调,配合默契训练有素的团队,帅气的主持人,形态各异的演员,还有老气纵横的观众,最重要的是,整场节目不死人!


        

霍从军并不是唯一的外院高阶医生,这或许可以说是京城医院的特色之一,总是有来不完的专家教授,总是有看不完的复杂病例。


        

“有点意思啊。”霍从军向身边的左慈典说了一句,有点感慨,又有点不屑,还有点小自信。


        

左慈典纯粹谦卑的一笑,没敢吭声,免得激起了霍从军,酿成什么奇怪的后果。


        

院士一级的医生,不论是在医学界,还是在社会层面,都是需要格外尊重和重视的。像是祝同益到云华医院里去参观考察的时候,全院上下都是极其重视的,其中固然有祝同益带着项目的缘故,但从另一个角度去看,人家院士什么时候是不带项目的。


        

魏嘉佑也拉着孔文山坐到了示教室的后面。


        

医院里的医生出差是常有的事,稍微有点名气的医生,每周收到七个会议的邀请都是平常事,所以,出了趟远门什么的,并不会得到额外的嘘寒问暖,只被看作是回了趟家一样。


        

从频率上来说,有的医生回家的次数比出差的次数还要少。


        

趁着没什么人关注,魏嘉佑抓紧时间问孔文山,道:“怎么办?”


        

孔文山早都是一脑门官司了,这时候装傻道:“不用怎么办,您这么想,其实,凌然也不影响咱们,他不可能到咱们院里来的,BOSS就是有枣没枣的打两杆。再者,就算凌然来了,也不影响。”


        

魏嘉佑此时却是天才智商在线了,声音压低了,道:“这是BOSS还没看完凌然的手术。”


        

“什么意思?”孔文山没听明白。


        

魏嘉佑道:“看一场手术,看现场手术是不一样的,如果……”


        

他没说完,又是一笑,道:“到时候,凌然入团队就是良性竞争,不入团队……你说,算不算踢馆。”


        

孔文山的智商库彻底宕机了。


        

他现在是听明白了魏嘉佑的意思,不由道:“不至于吧。”


        

“不至于是没看凌然做手术。”魏嘉佑撇撇嘴,他为什么执着于跟凌然较劲,因为他想要证明自己的天才系数是高于凌然的。


        

而在这一次次的较劲中,魏嘉佑虽然不愿意承认,但凌然的天才系数,最起码有八成,或者九成的自己了。


        

这样的天才,又主动开始做心脏外科了,以狄院士的性格,怎么可能轻易放过。


        

孔文山仍然有些不确定的道:“狄院士不是看过凌然的手术录像了,我看他刚才说话,也不是那么迫切……当然,视频不能说明所有问题,你的意思是……”


        

他其实只是不相信而已。


        

医生看医生的手术视频,就好像是教练看足球运动员的比赛录像,或者训练的视频,最多做一个优良中差的评价。


        

一名医生的真正价值,真正的技术,还是要在现场观看整场的手术才能确定的。


        

当然,狄院士现在还没有这么做,因为他不觉得有必要这么做,但如果他真的有所倾向的话,就一定会去现场。


        

孔文山不由看向前排的狄院士。


        

狄院士依旧是谈笑风生的样儿,似乎都没有怎么关注凌然的手术似的。


        

事实也是如此。


        

狄院士见过的天才实在是太多了。


        

如果将标准放宽一点的话,能做心脏外科的手术医生,在医学院时期,在实习和规培时期,甚至在主治以前,抬头挂上“天才”两个字都是妥妥的。


        

不那么绝对的说,这些医生在学生时期,基本上也应当是学校里的天才或小天才,而在正常人的家族谱系里面,不说是改变智商基因的变异型人才,也是别人家孩子的模板。


        

但在狄院士眼里,协会或者清华北大的毕业生,哈佛医学院或者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身份,都不能说明什么。因为他掌管的心脏外科团队是中国最顶尖的,就临床技术来说,也是世界一流的。


        

这样的团队,这样的传承,这样的机会,本来就是给天才准备的,也只有天才有资格进入。


        

凌然的手术视频足堪天才的水准,但那是灵光一现的表演,还是人生至幸的高光时刻,又或否是精心剪辑的视频,狄院士都不得而知。


        

他也没心情探究这些,他愿意见见人,也愿意给凌然一点力所能及的方便,这是他对视频里的凌然的手术的优待,如是而已。


        

这种情况并不鲜见,狄院士现在已经很少做手术了,而他在繁忙的项目管理,会议和各类扯皮活动后的消遣,就是看年轻人做手术。


        

然后……


        

他就慢慢的看了进去。


        

最近些年,越来越擅长社交的狄院士,说话渐渐的少了,声音渐渐低喃了。


        

他的目光更多的在面前的屏幕上停留,精神也开始集中起来。


        

好的手术,对于同行来说,是具有沉浸感的。


        

就好像看一场足球赛,看一场游戏直播,观看者会不自觉的开始将自己代入其中……


        

魏嘉佑看到狄院士标志性的左右晃脖子出现,不由乐了一下子:“又来了。”


        

“是啊。还是师弟你判断的准确。”孔文山点头。


        

见猎心喜或者爱才如命的狄院士,反正都是一个套路。


        

魏嘉佑的笑容却是收了起来:“这种判断的准确,有什么用。”


        

“师弟别对自己太苛责。”孔文山拽了一句文,接着又问道:“我们要跟着去看手术吗?”


        

“不看。”魏嘉佑瞥了孔文山一眼:“你也觉得BOSS会去现场看?”


        

“你刚不解释,我还没意识到,现在的话……BOSS这样子,肯定忍不住去看的。”孔文山顺手又拍了魏嘉佑一把马屁。


        

狄院士太远了,也就是魏嘉佑这样的小师弟,他现在还能勉强够得着。


        

魏嘉佑神情稍缓,也没有再多说什么,就默默等着。


        

不长时间,狄院士果然站了起来,道:“我去手术室看看。”


        

说完,他就带着浩浩荡荡的队伍,直奔手术室而去,那模样,像极了听说会所来了新人的老炮客。


        

“我回去写病历。”魏嘉佑懒得看了,起身出门。


        

孔文山跟上:“你不看了?”


        

“狄院士说什么我都知道,看什么啊。”魏嘉佑自顾自回了办公室,开始为前些天的出差补课。


        

孔文山犹豫了一下,又回到了示教室。


        

一个小时,两个小时过去了,都没有特别的消息传来。


        

魏嘉佑奋笔疾书,都懒得询问。


        

这么长时间,不用凌然,随便团队里的小医生,手术都该做完了,依旧没有消息,说明紧张的手术和沉默的狄院士同时存在。


        

凌然很可能开始第二台手术了。


        

这样的频率,在狄院士的团队里是不常见的,想必,凌然又得到了通融。


        

叮……


        

手机铃声响起。


        

魏嘉佑翻了过来,正是孔文山。


        

“做第二台手术了?”魏嘉佑反客为主的问。


        

“第三台了。”孔文山一句话险些破了魏嘉佑的防。


        

魏嘉佑摇摇晃晃,勉强一笑:“还挺快的。”


        

“是,狄院士整个看迷了。”孔文山应了一句,又到:“狄院士晚上请吃饭,你记得把时间空出来。”


        

魏嘉佑“嗯”了一声,又问:“去哪吃,食堂还是河镇路?”


        

本院的食堂还算不错,但河镇路有多家高级餐厅,狄院士通常根据宾客的重要程度来决定地方。


        

孔文山支支吾吾了两声:“都不是。”


        

“都不是?那去哪里吃?”


        

“狄院士的意思,是到他家里小坐一下。”孔文山道。


        

魏嘉佑失声:“家宴?”


        

孔文山理解魏嘉佑隐藏的意思,缓缓点头,却道:“第三台手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