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8章 没毛病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之前在做扩张型的心肌病变的时候,常用核磁共振,不过,后来黄主任退休了,看的就少了。”刚刚在说凌然是影像大师的医生曹高峰,属于团队里的中坚力量,也就是天才的预期被实现了,但没有超越的中青年医生,重心也是日渐偏重于临床了。


        

孔文山这时候过来插了一句:“黄主任不是返聘了好几年?”


        

“人家返聘回来,是朝九晚五的,我不配。”曹高峰笑了笑,又道:“再说了,咱们也不能总想着等靠要,核磁共振自己看不懂,影像科也指望不上,就真的只能用超声了。实话说,超声也挺好用的,平时也不影响,对我来说,就实习扩张型的心肌病变的时候,有点想念黄主任。”


        

“老黄的技术是没的说,后继无人也确实是个问题。”狄院士点点头,随手掏出一个笔记本,做着记录,道:“回头我看能不能挖个影像大师过来。”


        

曹高峰笑了,道:“凌医生过来的话,什么都有了。”


        

大家都是聪明人,当然知道这次家宴的目的。


        

狄院士却是摇摇头,道:“凌然过来是可以做大事的,不管是主持项目还是做临床,时间都金贵的很,哪里有空给你看片。”


        

餐桌上的医生们齐齐看向凌然。


        

这等于是狄院士在封官许愿了,对医院的医生们来说,有项目有临床,那真的是什么都有了,如果缺什么,找医药代表补上就行了,说一句人生大圆满都不为过。


        

如果说,京城的医院医生,待遇普遍比不上地方医院的医生,那么在有项目加持的那一天开始,优劣之势就逆转了。


        

曹高峰更是无奈摇头:“得,是我想多了。真羡慕凌医生这样的,自己看得懂磁共振,也不怕受制于人。”


        

“你可以自学。”


        

“你怎么不学!”


        

凌然和狄院士两人差不多同时说了一句,内容差不离,语气略有区别而已。


        

曹高峰被双重攻击的险些自闭,心道,我要是有时间学,我要是学得懂,我要是学的比影像科的猪都好……我敢想这种好事吗?


        

“凌然的感觉,用核磁共振比超声有优势吗?”狄院士重新主持大局,提了个问题,又道:“现在的业内主流,还是用超声的。”


        

“用超声也没问题。术中超声的地位更是不可取代。”凌然先做了表述,再道:“但从术前的手术准备来说,核磁共振的效果也是非常好的,尤其能够缩短手术时间这一点,我比较喜欢。两个可以一起使用,我觉得不需要做替代,它们能从不同的角度提供信息……”


        

众医听的就是一阵苦笑。


        

曹高峰更是忍不住道:“核磁共振都要被玩成贵族运动了,没点技术没点医院人脉的,想看核磁都看不了。”


        

“要求的确在增高。”凌然缓缓点头。


        

事实其实就是这样,包括凌然在内的医生都知道医院的现状。能读核磁共振的医生就那么多,能读到心脏外科可用,甚至提供更多细节的影像医生就更少了。而这种人都是每天忙到死的,愿不愿意抽时间给你阅读,再讲解的,那就更少了。


        

至于说多招人多挖人什么的,都没有意义。


        

国内用核磁共振的量已经超级大了,许多医院买几千万的核磁共振仪,一买就是三台五台的,加上原有的机器,一线城市的三甲医院,平均10台的核磁共振机的保有量是有的。这还别嫌多别嫌贵,门诊病人想要做核磁共振,往往还要排队到一周后,甚至一个月以后,以至于许多病人专门飞回家乡的小城市,拍了磁共振片再过来。


        

这里面改变的东西可以说是非常多了。比如许多病人担心的医生为了赚钱胡乱开检查,越大的医院就越不可能,因为医院的检验科影像科早都是超负荷运转了,业务科室胡乱开检查的结果,是被各个爸爸训的妈都不认识。


        

当然,许多病人也表示,去越大的医院做的检查也就越多,这样的结果,更可能是如下变量导致的——大医院的医生考虑的问题更全面,以及,去大医院的病人病的更重!


        

相应的,医生的诊断策略,其实也在发生变化,比如更少的开核磁共振和CT,以节省出结果的时间。


        

在这一点上,全球医疗结构都惊人的相似,只不过,欧美医院的医生主要是因为每次几千美元的核磁共振太贵,担心病人的医保超支以至于自己收不到钱。


        

“哦,这里用到术中主动脉表面超声了。”小师弟举起了红酒杯,轻轻摇晃起来。


        

电视里的景象一转,正是凌然在使用术中主动脉表面超声检查。


        

魏嘉佑再次提起了精神。


        

凌然日常做手术的景象,他是看过许多了,也见过凌然使用术中主动脉表面超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魏嘉佑承认,凌然的手术做的是足够好的。


        

但是,足够好的凌然的手术技术,是基于临床的评价,而今天的讨论议题,却是偏向于学术的。


        

这就给了魏嘉佑嘴炮的机会,也是他自信的源泉。


        

临床操作是受到种种限制的。有限的时间,不可能状态完美的手术器械,同事间的配合,以及病人的生理状态,乃至于精神状态,都有可能影响到手术的走向。


        

至于说学术性的要求,虽然不至于不尽人意,但是,对各项数据的各种统计,对一些数据的处理,很容易就会消弭掉那些“误差”,有较高的要求是必然的。


        

在一些学术会议上,参会人常用多场手术拼接出一篇文章来。也不会有人提出异议。


        

当然,魏嘉佑现在是准备提出异议的。


        

他的嘴炮,只放了一发就哑火,但他现在已重整精神,蓄势待发了。


        

其他几人亦是盯着屏幕里的凌然的动作。


        

“这么看来,凌医生其实也是经常做术中超声的啊,很标准呢。”


        

“我前几年去美国的时候,美国的大医院也才开始推广术中超声,没想到云华医院现在追新技术追的也这么快。”


        

“哦,这边就很漂亮了……”


        

众人的评价,像是绣花针似的,一根根的扎进魏嘉佑的幽门里。


        

魏嘉佑强行屏蔽众人的声音,眼睛紧盯着屏幕,大脑拼命的过滤信息:


        

“没毛病……”


        

“没毛病!”


        

“没毛病……这凌然有病吧,动作都这么标准不累吗?”


        

田柒端着红酒杯,等了好一会儿,见餐桌上的学术气息散去了,才关心的道:“魏医生,你脸有点红,别喝醉了。”


        

她早就看出来了,在场诸人里,最嫉妒凌然的,应该就是这个魏嘉佑了。


        

魏嘉佑看电视已经看的头晕脑胀了,这会儿再被田柒一叫,登时满脸坨红:“我没喝酒。”


        

“那就是看手术看的脸红了?”田柒笑出了声:“做医生的,很有意思呢,手术真的那么有趣吗?”


        

这个问题,她倒是真心在问,只是没人回答。


        

魏嘉佑不能说自己的脸是憋红的,于是脸就更红了。


        

“田柒小姐,我给您添一点酒。”孔文山连忙上前,顺道帮忙解围。


        

“多谢。”田柒也就是放了一个小突刺,没准备真的重拳打击魏嘉佑,点到即止,且举杯致敬。


        

餐桌上的气氛回暖,众人又低声议论起了术中主动脉表面超声在国内外的应用,继而很自然的比较了起来。


        

田柒听着,暗暗记了下来,觉得将此作为云利下一步的发展重点倒也不错。如果科技含量太高的话,收购一两家外国公司,或许更合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