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9章 保险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坐在自家的餐桌上,狄院士表现的异常放松。


        

他脚上穿着拖鞋,说了一会儿,竟是不自觉的将一条腿盘上了椅子,几秒钟以后,他才反应过来,却是一笑,顺势拍拍大腿,道:“今天的气氛不错,我去拿瓶好酒。”


        

说着,他就起身进到里面的房间,又取了一瓶红酒出来。


        

“嗯,值班的不喝,其他人随意啊。”狄院士也不劝酒,只让小孙女将红酒再给打开了。


        

狄院士的两个小孙女原本是不屑于做类似的杂活的,但凌然在场,两女就表现的很贤惠,一人优雅的使用开瓶器,一人积极的拿来了醒酒器,且将一群医生惊出了浑身的鸡皮疙瘩。


        

“我们医院是最早采用术中表面超声的,第一台设备还是我找人引进的,当年的开销就达到了千万。”狄院士重新坐好了,有的放矢的道:“到今年,仅仅是术中表面超声的投入,我说一个国内前三甲,应该是没有问题吧?”


        

“咱们心脏中心在术中表面超声方面的投入,很可能是全国第一。”有一阵子不说话的曹高峰对这方面最为了解,立即应了一声,也挺自豪的。


        

狄院士笑着点头:“都说高投入高回报,实际上,到了顶端的医疗,赚钱基本是不可能的,不亏的太狠就不错了。像是我们,如果从收入这一块讲,其实完全没必要花上千万元去采购仪器设备,因为医疗服务的价格不好进一步提高的,用原有的成熟的设备和方才,才是赚钱的法子,对吧。”


        

众人纷纷点头。


        

“表面超声还是成功的技术,过去这些年,每年还有很多你不知道成功不成功,最后大部分终究是不成功的技术冒出来,我们要不要跟进?最后其实都是跟进的,不跟进,等过几年证明成功了,我们就已经落后了。”狄院士说到这里,感叹了一声,对凌然道:“我说这个是什么意思呢,就是最新最好的技术,永远都是在顶端的医疗机构里的,是在我们这种不依靠收入盈利来维持的医院里的。而像是云华医院这样的地区医院,不管它的投入有多高,盈利有多高,在新技术方面的投入,都是不能跟我们比肩的。你说是不是?”


        

狄院士目光锁定凌然。


        

“理论上,没错。”凌然认可他的说法。


        

狄院士立即笑了出来:“现实也是如此,你看全世界的大医院,纽约的长老会医院,日本的东大医学部附属医院,多伦多总医院,柏林的夏里特大学附属医院,巴黎的皮提耶萨尔佩特里尔医院,瑞士的福多斯大学医学研究中心……顶级医院都在亏钱,为什么?因为你只要探索新技术,那就是个无底洞。梅奥说是赚到钱了,但它太特殊,是仗着第一的位置,向外赚全世界有钱人的钱,向内剥削员工,让诺贝尔奖获得者都只拿十几万美元一年的平均工资……咱们不说学不学得到,但梅奥有且只可能有一个,诺奖学者是不会在世界第二的医院里拿18万美元的薪水的。”


        

凌然缓缓点头,对他来说,这算是新的知识点了。对于医院和医学中心是如何运行的,年仅二十几岁的他,其实是没有涉猎的。


        

田柒则是听得目光闪动,道:“诺奖学者也只拿18万美元吗?够用吗?”


        

“梅奥是按照地区还是全美的平均薪酬给开薪水的,差不多18万美元,也许15万美元。”狄院士停顿了一下,又想想道:“学者这种东西,日常开销花不了什么钱。”


        

“所以,除了凌医生,还是有很多医生,是纯粹为了理想活着的?”田柒睁大了眼睛,很佩服的样子。


        

年龄最小的小师弟呵呵一笑,有感而发:“做医生的,要是不养家糊口的话,喝风也能活的。”


        

几名医生用眼角瞅瞅狄院士,都做正襟危坐的样儿。


        

凌然这时候问道:“梅奥的心脏搭桥做的怎么样?世界最好的心脏专科医院,你们认为是哪里?”


        

狄院士沉吟两秒,道:“据我所知,从95年开始,《美国新闻和世界报道》的心脏专科排名里面,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就是排名第一的。”


        

“你认可吗?”


        

“你如果想问临床技术的排名,我基本认可。”狄院士有点猜得到凌然的想法,遂道:“世界第一例的冠状动脉造影,第一例的冠状动脉搭桥手术刀,都是在克利夫兰医学中心做的。


        

凌然点头,又问:“你有看过他们的医生做手术吗?比我如何?”


        

此言一出,满座人都不吃饭了,就看凌然。


        

魏嘉佑更是用满眼奇怪的神色,低声道:“吾与城北徐公孰美。”


        

几个年轻的小医生勾着头笑了起来。


        

狄院士没笑,却是看看满桌的弟子们,叹口气,道:“你家霍主任运气好啊,等我哪天病重了,我手底下的这些徒子徒孙们,要是敢问,有资格问这句话,那就好了。”


        

众人脸上的表情尽皆凝固。


        

狄院士再做思考状,慢吞吞的道:“纯以临床技术来说,我觉得至少费力克斯教授,还有一名凯伦医生,总体而言会更强。他们在不停跳的心脏搭桥方面,都有做过长期的研究,单独说某一场手术很难讲,但在遇到意外情况的时候,我认为他们的处理手段会更丰富。”


        

医生做到这个程度,就像是战斗机飞行员一样,正常的起降,或者作战训练都无法体现出真正的差距了,只有在遇到可能的危机的时候,才能分得清强弱。


        

凌然对他的分析并不意外,事实上,他很期待狄院士这样的回答。


        

得到答案以后,凌然立即道:“能帮我请到他们吗?其中之一也好。”


        

“你想做什么?”狄院士问。


        

“最好的状况,是请他们到云医来做手术,不是给霍主任,是同一天给其他人做手术。这样,我在给霍主任做手术的时候,如果有不顺畅的情况,可以请他们来帮忙。”凌然这是非常理想化的要求了,但从霍从军的安全性和治疗方面来说,这样的安排,可以说是世界最顶级的了。


        

比起两名外请的医生,凌然亲自主刀,会更用心,也更了解霍从军本人的情况,既有利于手术的进行,也有利于围手术期的恢复。


        

而在可能的风险出现的情况下,外请的医生又能发挥拦阻坝的作用,不论是否能够兜底,至少能提供技术支持和大量的信息,若是天不遂人愿,这就是最好的保险阀了。


        

“只请其中之一的话,有可能,但这样的话,你的手术时间可能就要按照对方的要求来了。”狄院士算是答应的很利落了,利落的令人吃惊。


        

凌然同样利落的道:“最好安排在一周以内,不超过10天。”


        

“好。”狄院士再次一口答应。


        

这时候,孔文山才弱弱的道:“梅师兄应该也帮得上忙。”


        

狄院士摆摆手:“能请到费力克斯或者凯伦的话,就不用喊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