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1章 当我不存在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怎么感觉这京城医院里的拖鞋,都比我们的好穿?”吕文斌用脚掌磨了两下地板,力气大的像是要将地板皮给搓起来似的。


        

“可能是因为我们的拖鞋会洗?”孔文山面对凌然等大佬的时候自然很乖,但怼人的技能也是点过的。


        

吕文斌嘿嘿的笑了两声,瞥了一眼面带歧视的孔文山,道:“你的观察力和判断力都有点问题啊……”


        

“人参公鸡?”孔文山眼神一凝。就算你赚的多,猪蹄店的规模大,身体健壮,年轻有为,跟的领导有实力,提升的空间比我大……那也不能如此欺负人啊!


        

左慈典见他们三两句话就说出了火气,立即站出来,笑呵呵的插到中间,道:“这边拖鞋确实好穿,不像是我们的拖鞋,都是厂商送的,素质参差不齐的。不过,孔医生,有一点你可说错了。”


        

“哦?”孔文山也不想吵架,情绪放松了一些。


        

“我们的拖鞋可是真的会洗的,论院感的管理,我们医院的院感科,是害怕凌医生的。”左慈典开了半个小玩笑,并自己笑了出来。


        

孔文山也笑了一下,气氛陡然松弛下来。


        

“去看手术?”左慈典重新打招呼似的。


        

“不然呢。”孔文山无奈道:“手术都让你们给做去了,我等不就只剩下看的份了。”


        

魏嘉佑等人自然是有手术做的,但像是孔文山这种弱一点的主治,本来做的也就平平无奇,在手术资源变得紧张的时候,自然就抢不到位置了。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这种情况,左慈典等人实在是太熟悉了,不禁相视一笑,一点同情心都没有的道:“看手术也有助于提高技术,你不亏的。”


        

“这个月得少拿好几千块钱奖金。”孔文山嘟囔了一句,眼角一瞥,道:“你们霍主任又来了。”


        

左慈典,吕文斌等人全都警醒起来,但都各自做自己的事,没有一个左顾右盼的。


        

上一个打招呼的家伙,已经被找茬骂的狗血淋头了,从而释放出了明确的信号——当我老霍没来。


        

霍主任骂人是很凶的,尤其是在他骂人很凶的时候。


        

以霍主任骂人数十年的经验,喷一场会议里素未蒙面的陌生医生,都可以喷的对方怀疑人生,喷自家下属,那就更不用说了。只不过,霍主任平时都不会火力全开的喷自家人的,这样做也是有必要的,否则下属纷纷辞职了,他孤家寡人的,也怕没人干活,没空出去开会了。


        

但这一次,霍主任找茬喷人,喷时虽短,强度却不低。


        

众人私底下总结经验,很快就得出了结论——装作看不见霍主任,就能躲开灾祸。


        

这次也是一样,左慈典等人互相看看,保证没人触霉头以后,就该做什么做什么。


        

孔文山咧嘴笑,轻声道:“皇帝的新装。”


        

“你大点声说啊。”吕文斌横了孔文山一眼,道:“你大声说,我们全都可以当做听不到……”


        

“转身就走。”左慈典补充了一句,算是计划的一部分。


        

孔文山被顶了一句,也没有不高兴,反而笑道:“算了,你们也不容易,伺候这么一位主任,不容易吧。”


        

“伺候哪个主任容易了。”左慈典用非常过来人的语气说了一句。


        

“说的……也是。”孔文山不禁露出了深有感触的表情。


        

左慈典并没趁机建立革命情谊的意思,他瞅了眼霍从军消失的方向,道:“我要睡一觉去,这轮该谁了?”


        

“我呗。”吕文斌打了个哈欠,道:“我去盯着。”


        

“盯着……霍主任?”孔文山讶然:“你们竟然还派专人盯着自家主任?”


        

左慈典同样惊讶:“你们没有吗?”


        

说完,左慈典用奇怪和失望的眼神看看孔文山,迈着尚不老迈但缓慢的步子,挪向心之向往的双人床休息室。


        

孔文山愣了愣,直到左慈典走远了,他才满心疑虑:“大家难道都偷偷派人盯着主任的?”


        

吕文斌等人自然是不会回答这个问题。


        

孔文山喃喃自语:“唔……老左经验丰富,或许真的是透漏出了秘诀的。是的,霍从军那么难搞的老帮菜都被老左驯服了……”


        

孔文山想到这里,看向吕文斌,问道:“你们是一天24小时的盯着主任的?还是就在医院里盯着?”


        

“怎么可能实时盯着,大家还有事做呢。”吕文斌笑着摆摆手:“你别想太多了,老左随便说的。”


        

孔文山笑了起来:“你是怕我学去了吧?”


        

吕文斌两眼发直,险些分叉。


        

孔文山只当是猜中了,哈哈的笑了出来,用手指指吕文斌:“你们云华人,不老实啊。”


        

说完,孔文山就笑眯眯的拿出手机,在微信群里狂发起来。


        

在见识过左慈典在凌治疗组内的“权势”以后,孔文山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也有了新的想法和认识。


        

盯住自家的狄院士的话,或许可以让团队内的成员,都变的轻松起来呢。


        

孔文山的样子落在吕文斌眼中,就像是一只挂上了钩子的猪,无论做什么都像是在死亡生产线上蹦迪。


        

……


        

霍从军迈着六亲不认的步子,进到了手术室里。


        

他现在真的是六亲不认的状态,因此特意戴上了最厚重的口罩,谁敢叫他的名字,都会得到杀猪般的眼神。


        

包括凌然,在得到“就当我不存在”的叮嘱之后,也就真的当霍从军真的不存在了。


        

至于其他的医护人员,实际上也顾不上霍从军什么的。


        

凌然狂做手术的情况下,周围人的压力也是巨大的,根本顾不上观看手术的人是谁。


        

霍从军乐得如此,反正他在京城里也没什么正经事要做,从早上起来,就跟着凌然的手术看。


        

刚开始的时候,霍从军其实还有点不适应。他是熟悉和喜欢急诊室生活的,专科的手术看个两三台还行,看的再多,实在是有些撑不住。


        

但是,凌然的手术着实好看,而稳定的成功率,则让霍从军的心情莫名的舒畅起来。


        

一场顺利的手术,两场顺利手术……在看了十几台成功的手术以后,霍从军不好言说的忐忑,也渐渐的平复了。


        

切开。


        

分离。


        

缝合。


        

明明不会做心脏手术的霍从军,跟着凌然看了许多手术以后,俨然间也觉得自己似乎能心脏搭桥了。


        

“凌医生。”一名站在霍从军身边的小护士,趁着手术的空档,喊了一声。


        

霍从军看过去,有点面熟,似乎也是跟了好几场的。


        

“嗯,什么事?”凌然继续做着手。


        

“唔,我有个亲戚的心脏搭桥手术,安排在了后天,由您主刀的。我们家里人想请您吃个饭,可以吗?”小护士低声说过,又忙道:“我知道您一般不接受的,但我家里人坚持要求……”


        

她说完了,旁边一名小护士跟着补充道:“小谷家是徽菜世家的,清朝的时候就在徽商的会馆里做大厨了,是吧?”


        

小谷忙道:“没那么夸张,就是普通的厨师,不过我家的臭鳜鱼做的特别好,是太爷爷辈传下来的,我爷爷做的特别好,他想亲自下厨……”


        

“可以请人一起吗?”凌然打断了小谷的介绍,问了一句。


        

“当然可以。”小谷护士连忙点头。


        

“那预定明天中午吧。”凌然一口咬定,又道:“给田柒打个电话吧。”


        

他没有喊“siri”或者“小爱同学”之类的前缀,那是人工智能才需要的,真正的人类不用被叫名,就见余媛自动自觉的出现,帮凌然掏出手机,输入密码,拨出电话。


        

小谷护士也连忙发信息回家,让家里人立即准备起来。


        

霍从军揉揉脸,显的有些犹豫,不知道自己是否应该从“当我不存在”的状态中,暂停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