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4章 我的鞍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就是臭鳜鱼世家嫡长子的心脏啊。”站在三个踏脚凳搭成的稳固三角体上方,余媛视野清晰的发出感慨,并拍照留念。


        

凌然等她拍好了照片,点点头,道:“比较典型的缺血性心脏病,可以用来做书里的配图。”


        

余媛“恩”的一声,又低头看看照相机里的图片,确定没问题以后,笑道:“这个说明什么,说明吃鱼照样动脉硬化。”


        

“人家是吃鱼家的少东家,那是鱼吃多了,不是吃鱼不好。”吕文斌没跟着去谷家蹭饭,现在满心的不平衡。


        

普通的臭鳜鱼不稀罕,但经过田柒小姐品鉴后,又标记为“好吃”的臭鳜鱼,吕文斌还是想尝一下的。


        

而且,最好是尝快一点,免得田家又出一个什么餐饮集团之类的,将之给收购了。


        

想到这里,吕文斌突然打了个冷颤。田家的餐饮集团,会不会强行收购我的卤味店?


        

想想应该不会,如果想收购的话,人家早就收购了。


        

再转念一想,吕文斌又是一个冷颤,他们为什么不收购我的卤味店?是我的猪蹄味道做的不够格,还是抹不开面子,不好出价?


        

余媛从踏脚凳上跳下来,再惨兮兮的自己抱着踏脚凳到墙角,回来正好看到吕文斌一抽一抽的。


        

“吕文斌,你是不是身体不好?你要是身体不好的话,就早点回去休息吧。”余媛在京城里,做手术的机会更少了,这会儿更是只有拍照的资格,瞅着吕文斌的样儿就更是来气了。


        

吕文斌的手术天赋比她要好,获得的机会也就多的多了。


        

当然,云医的医生,大部分的手术天赋都比余媛要好,但不影响前述的事实。


        

吕文斌哼哼两声,从田氏家族的收购问题上解脱出来,淡定的道:“我身体好的很,不用休息。”


        

“不用你抖什么……”余媛说到这里,不由摇头:“你昨天又练胸了?恶心啊。”


        

“恶心是什么鬼。”吕文斌昨天没练胸,但气的胸肌直跳。


        

余媛撇撇嘴:“你一个男人,胸练的那么大,你让凌医生说说看,你这样子练出心肌梗塞来,医生开胸腔都费事些。”


        

凌然抬头看了一眼,赞同道:“给吕文斌开胸的话,胸肌确实容易影响操作。”


        

“是吧,所以人家都说,胸大无脑。”余媛叉腰笑。


        

吕文斌满脸悲愤:“熊大有什么错?”


        

“男人熊大的话,容易秃头的。”今天搭台的洗手护士是王佳,随口就损了吕文斌一句。


        

吕文斌想反驳,但在场的都是医生,已经都嘿嘿的笑了出来。


        

笑过,损过,聊过,一床心脏搭桥也做的七七八八了。


        

站在角落里,装作自己不存在的霍从军也是看的打了个哈欠。


        

手术有点像是开车,没学会之前,那是百开不厌,但真的学会了,疲劳度迅速的就叠加起来了。同样的手术,同样的流程,别说是看了,做的多了,人都会觉得无聊起来。


        

霍从军之前还看的很认真,可看到今天,几十台的手术看下来,他也差不多是看到极限了。


        

与此同时,霍从军也是意识到了凌然做手术的稳定性。


        

在云医的时候,霍从军虽然知道凌然做手术,稳定性非常的高,但那毕竟是从数据和报告中表现出来的,他偶尔看凌然的手术,平均一周看上一台,已经是非常高的频率了,几乎是看其他医生的想十倍了。


        

但是,再理性的数据报告,也比不上这种感性的认识。


        

连续看了凌然这么多台手术,又看了最初做的那些病人的预后,即使是霍从军,也对凌然有了重新的认识。


        

这已经不仅仅是医术高超的问题了。拥有高超医术的医生很多,但大部分的医生的技术还是有一定起伏性的。


        

能在最需要的时刻爆发出技术的医生,若是能够因此抹平大部分的意外,就已经可以称得上高端了。至于像凌然这样,将所有手术都做的平平无奇的,就算是霍从军,也是稍稍的陷入了迷茫三秒钟,仿佛病人的状态似乎都是一样的。


        

事实上,这才是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这就好像一个男人出去捡垃圾,如果偶尔有一天捡了500块钱的垃圾,那是高端捡垃圾人,老婆应该予以鼓励。但如果他天天都捡500块钱,那厉害的已经不是500块钱的问题了,老婆首先应该想到的,是这货肯定藏钱了。


        

“凌然,没事的话,明天回云华吧。”霍从军自动解除了不存在状态。


        

凌然略有些犹豫,道:“这边应该还能挤出十几个床位。”


        

床位这种东西是流动的,有人进来有人出去,再塞十几个床位这种事,还是蛮难得了,也是狄院士的团队足够强,才能揽在手里这么多资源。不过,也是差不多到头了。


        

霍从军摇摇头,道:“十几个床位有什么好可惜的,云医的床位白白空着不浪费吗?回去都是你的。”


        

云医的床位其实也不会真的空闲下来,那么多的进修医生,随便做点小手术都会把床位塞满的。对这种三甲医院来说,如何限制和筛选病人才是难题。


        

霍从军向来都不太管凌然的手术安排,此时两次提到回去,不禁让凌然升起不好的联想。


        

凌然仔细的观察了霍从军的脸部,再问:“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有出现心悸吗?”


        

“没,我好着。”霍从军知道凌然误会了,道:“我心脏还撑得住。”


        

“那最好再等几天,到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教授抵达,我再给你做手术,安全性好一点。”


        

霍从军笑了起来:“你的手术稳定性,我觉得足够了。”


        

“我知道。”凌然点头承认,再道:“但能加一层保险,还是有必要的。”


        

这如果换一个医生这么说,现场的医护人员就该吁了。但凌然这么说,大家却都感觉有点理所当然似的。


        

霍从军有点受用,又是一笑,道:“等老外过来,我也赞成。不说别的,人家有的新方式新套路,给大家长长见识也有必要。不过,我叫你回去,是从行政方面考虑的。”


        

“行政?”


        

“万一……我是说万一啊,就咱们的保险真的爆了,我这要是挂了,你手里没有一个医院承认的头衔,那还是很麻烦的,知道吧。”霍从军等了一下,再看看凌然和神情凝重的余媛等人,道:“咱们急诊中心下面,本来就可以再多设两个主任的,我一直没给放出去,也是觉得你这边破格的太厉害了,但是,想来想去,我觉得还是在我做手术之前,确定下来为好。”


        

医院尤其是科室内部,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现象极为严重,哪怕是知名的医生,除非你跳槽,否则,上级医生依旧有无数多的方式压的你怀疑人生。


        

这是无数血泪验证过的教训。就比如某位全国知名的医学教授,就曾经在采访中说,我最后悔的事,就是年轻的时候,医院让我做主任,我发扬风格,让给了年龄更大的医生,结果对方一口气压了我12年……


        

霍从军也是担心自己不在,医院或急诊中心再出什么幺蛾子。


        

所以,提前给凌然一个头衔,霍从军感觉能更稳当一些。


        

霍从军的担心,也瞬间感染了手术室内的凌治疗组成员。大家倒不怕霍从军下不了手术台,但这么大的手术,做的再好也要休息一段时间的,这之间可能会有的变化,也不免让人心生忧虑。


        

“我同意,但我认为,霍主任你去做就行了。”凌然没有要谦让的意思,只是表述的内容有些令人意外。


        

霍从军:“我去做的意思是……”


        

“这个应该叫跑官吧。”凌然看看霍从军,再道:“我不擅长这个,但我同意做主任。”


        

霍从军欲言又止,好半天,道:“我还是急诊中心的主任啊,最多只能给你要一个副主任医师或者主任医师的职称,挂在下面,最好的情况,再给你加一个急诊中心的副主任的头衔。”


        

“可以。”凌然表示同意。


        

“我……”霍从军之前怕凌然性格执拗不答应,现在却被他的爽快给闹的浑身僵硬,不由道:“你就不怕我给你跑官太累了,直接晕倒在院长办公室了?”


        

凌然想想,道:“等你从院长办公室送到手术室,再做好手术准备,我差不多也能飞回云华了。那边机场有田家的直升飞机,最近几天都会预留给我的。”


        

“好吧。”霍从军无奈摇头,又道:“我如果真的心梗在院长办公室,临去手术室前拉着院长的手不走,估计能给你把副主任跑下来。”


        

说着,霍从军摸着自己的左胸笑了起来,那笑容,好似孙悟空得了金箍棒,猪八戒得了九齿钉耙,白龙马得了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