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8章 可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费力克斯……我记得你刚来克利夫兰的时候,是我给你扶镜的吧。”奥斯伯恩像是个普通的垂暮老人似的,笑吟吟的回忆起了曾经的岁月。


        

费力克斯一愣,这么慈祥的主任,怎么感觉像是狼外公似的?


        

不,也许就是只狼外婆,咱得政治正确一点——费力克斯的想法纷至沓来,瞬间升起了三十多种术式。


        

“您是给我扶过镜。”费力克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又赶紧回答了奥斯伯恩的问题。


        

老实讲,他虽然是克利夫兰心脏中心的主治医生,走出去都算牛气的人物,但在克利夫兰诊所内部,他可从来都不是受宠的那一挂。


        

如果克利夫兰心脏中心是个大后宫的话,那费力克斯只有在奥斯伯恩喝醉的时候,才有幸跟着别人一起被临幸……


        

就像是被扶镜这种事,可以算是克利夫兰诊所的一项传统了,由高阶的教授给做专科培训的fellow们扶镜,顺便做详细的讲解,算是人传人过程中比较亲密的传授了。


        

费力克斯自然也是被扶过的,只是扶镜较多的人里面,并不包括奥斯伯恩大佬……


        

然而,大佬却已是搂住了费力克斯的肩膀:“我给你扶镜的时候就在想,总有一天,你们这些年轻人,是撑起克利夫兰诊所的参天大柱,是克利夫兰诊所的基石,能够等到这一天,真的不错……”


        

“等到这一天?”费力克斯摸摸脖子。


        

“你今天还要做手术吗?”奥斯伯恩突然问了一句。


        

大佬都这么问了,费力克斯只好点头,道:“是可以做。”


        

“让我再为你扶镜一次。恩,帮你备血管吧。”奥斯伯恩哈哈的笑着,搂着费力克斯又往手术室走,还不忘邀请凌然,道:“凌医生,一起吗?”


        

“好。”凌然对手术还是很感兴趣的,中间有点变化,更觉得不错。


        

奥斯伯恩在心脏外科来说,也是传奇大佬级的,说不定真能拿出传说级的技艺也说不定。


        

几个人于是重新收拾收拾,又回到了手术室,并从正在准备手术的一黑一棕两白,四名小医生中,生夺了一名白人小医生的手术。


        

不用多说,大家各自调整好位置,就由费力克斯率直的切入了病人的心脏。


        

刚刚被夺了主刀权的白人小医生年仅三十九岁,已是心胸专科培训的最后两年了,哪怕他有着美国白人理所当然的傲慢与偏见,十几年的残酷学习和考试也给他磨没了,此时,他望着意气风发的心脏外科主治医师费力克斯,就像是看着肌肉爆炸的消防员转职的水管工,即使他们是在自己心爱的躯体上做事,失去了主刀权的三十九岁白人小医生,也没有了打人的冲动。


        

职业保险很贵的,不能瞎闹。


        

“病人49岁,女性,非洲裔美国人,肝肾功能不全……”失去了主刀权的白人小医生低声的介绍着情况。


        

费力克斯当年也是这样过来的,所以只瞥了一眼,就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走。


        

凌然和奥斯伯恩也只是跟随着费力克斯的步骤。


        

费力克斯手臂用力,在病人的躯体上画出一条淡淡的血线……


        

在切入的一瞬间,费力克斯突然有一种畅快感。


        

他抬头看了一眼,自己的对面是大佬奥斯伯恩,自己的侧面是帅的不行的凌然,两个人目前的身份,都是自己的手术助手。


        

“照张相。”费力克斯的情绪忽然被调动了起来。


        

奥斯伯恩本来一直想装个慈祥老主任的,这一刻给逗笑了,提醒道:“你要用什么术式?”


        

“我在中国学到一句话……”费力克斯站在主刀位上,狂气渐升,并用中文大声道:“纳新胜于性。”


        

奥斯伯恩狐疑的看向费力克斯:“什么意思?”


        

“nothing-better-thing。”费力克斯深深的吐了一口气:“他们说,这是一句中国名言,而且和英文特别像,是最适合我们学的,我很赞同。”


        

“nothing-better-thing……”奥斯伯恩点点头:“你喜欢就好,现在,记得病人的心脏……”


        

他已经有点耐不住性子了。


        

费力克斯轻轻一笑,伸手要了镊子和纱布,就低头忙碌起来。


        

单就心脏搭桥手术来说,他还真的是烂熟于胸,即使学着凌然的方法来做,也是如此。


        

更不要说,凌然现在就在他旁边,随时可以补救,或者提供指导,甚至提供投喂……


        

费力克斯这么想着,手里的动作更是顺畅。


        

如果将心脏手术看做是一场战斗,那每一次的手术,都是在雷同的战场上的战斗,那做的越多的人,自然对战场越熟悉。


        

不过,真正天才的战术,并不一定是做的最多的人发明的。


        

但后来者,尤其是聪明的后来者,总归是可以通过不断的学习和重复,来复现发明者的路径。就像是围棋中的定式一样。


        

它有变化,但变化总在一定的范围之中。


        

凌然的手术原本就是浅创新,费力克斯记忆起来并不难,难是难在面对不同情况的不同处理方案上。


        

凌然对手术的全过程,有太多不同的处理模式了。


        

同样以战役为类比,这意味着一场战役之中,每一个角落里发生的小战斗,都是有所不同的。


        

而凌然的处理方案,往往都是非常具备技术的手段,也就相当于每场战斗都是由精英小队进行的。


        

费力克斯学到这些并不容易。


        

但他还是学到了。


        

“如何?奥斯伯恩先生?”费力克斯开始缝合心血管,心外科的医生爱臭屁,谁都不服的性格开始浮了上来。


        

“唔……很有意思。”奥斯伯恩哼哈了两声,任由费力克斯显摆。


        

费力克斯操作明显还有些僵硬,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能够掌握如此多的小细节,对于整个心脏搭桥的更新迭代是非常有意义的。


        

想到这里,奥斯伯恩已是快乐起来。


        

现在的心脏外科还比不上七八十年代的心脏外科,技术迭代极慢,哪怕是克利夫兰心脏中心这样的地方,微创新的频率也是越来越慢。


        

费力克斯学到的东西固然不太完整,可也相当不容易了。


        

当然,最完美的解决方案还是凌然……


        

奥斯伯恩看了凌然一眼,心下一动,道:“凌医生,您应该整理一篇论文出来,我可以帮你推荐发表。”


        

“唔……论文吗?”凌然稍微迟疑了一下。


        

“没问题的,我们此前就有做整理!”余媛若非是在手术室里,直接就会跳起来了。


        

尽管如此,她的情绪也波动极大了。


        

奥斯伯恩笑着点点头。


        

“您通常会推荐哪本期刊,我……我们可以针对性的做一些修订。”余媛抓紧落实。不同的期刊的品味和需求都是不同的,尤其是顶级期刊,对图标和行文都有一定特异化的要求。余媛提出的要求,也因此变的合情合理。


        

奥斯伯恩看在凌然的面子上,对余媛和颜悦色的道:“《柳叶刀》如何?”


        

“可以。”余媛紧紧的攥起两颗核桃大的拳头,才没有再多喊出八个“可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