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9章 离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末。


        

克利夫兰诊所的大部分员工都休假了。


        

手术层依旧开着,但人数也是大大减少。


        

以紧急手术为主的气氛,反而令医生们感觉轻松。


        

不过,只是大部分人而已。


        

凌然所在的手术室内,气氛却是显的有些沉闷。


        

护士安静的递去器械,医生安静的接过器械,然后几个人一起在默不言声的病人身上捣鼓。


        

一路做到手术末尾,眼瞅着又是一例近乎完美的手术,凯伦率先打破寂静:“凌医生,真的不考虑留在克利夫兰吗?如果您愿意的话,即使有一些过线的要求,我相信奥斯伯恩先生,也都是愿意为你跟医院谈的。”


        

站在参观室里的奥斯伯恩郑重点头,接着意识到凌然看不到,于是连忙按动通话键,道:“什么都可以谈。当然,你如果要加很多薪水的话不行。但我想,你是最不需要讨论薪水的吧。”


        

他说的是凌然往返坐私人飞机的事,哪怕是美国医生,能这么干的也是凤毛麟角。事实上,奥斯伯恩都不行,因为他没有自己开诊所,再怎么样也摸不到私人飞机的边儿。


        

凌然淡淡一笑,还是没留余地的道:“不用谈,我没有留在克利夫兰的想法。”


        

他如果不是斩钉截铁的拒绝,稍微敢留有一点余地,在学校就能遇到一个排的女生自称凌妻。


        

奥斯伯恩的脸还是薄了,呵呵一笑后,用上了经典的拒绝后对词:“尽管如此,克利夫兰诊所的大门永远为你敞开。”


        

凌然微笑点头,类似的话,他其实经常从街坊邻居嘴边听到,诸如“晚上来我家吃饭”,“改天一起吃饭”,“我刚做的肘子给你拿点”……谁说老外不懂客气的,状似纯良的奥斯伯恩医生不就挺懂得客气的。


        

“我把论文发给您了。奥斯伯恩医生。”余媛抓紧时间跳了出来。柳叶刀的事情,她是异常认真的。


        

奥斯伯恩一愣,接着笑笑:“没问题的。凌医生的论文,理所当然的应该发表到最好的期刊上。”


        

凌然在心脏外科上积累的知识,早已足够发表到柳叶刀了。


        

当然,这种国际顶级的期刊,若是有人带路,还是会轻松许多的。


        

“心律再降低一些。”凌然下了句命令,并不受几个人聊天的影响。


        

奥斯伯恩依旧有些小无奈,道:“凌医生,您不愿意留在克利夫兰,主要是因为什么呢?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能为以后的发展改革,增加一些思路。”


        

凌然听到这句话,像是被激活了某种反馈机制一样,呵呵一笑,就用老妈陶萍十多年前教自己的话术,摇头回答:“克利夫兰没有问题,是我有其他的想法。”


        

奥斯伯恩果然如同小姑娘们一样,脸上露出满意而遗憾的笑容,不再追索。


        

凌然得以将手术顺利且安静的进行下去。


        

“4-0。”


        

“纱布。”


        

“4-0。”


        

凌然不停的要着缝线。


        

心脏手术基本每针都是单拆的缝线。缝线自带针头,质量好,价格高,像是最常用的普理灵,全人工合成,高惰性,低组织反应,带来的手术优势不可忽视。


        

不过,平常的手术时间里,医护人员们互相聊天,并没有留下充分的空档来喊材料的名字。


        

今天也是因为手术室内异常的安静,才让凌然找到了喊话的节奏。


        

凌然很喜欢这种畅快、自如,又能完全掌握的感觉。


        

手术室和参观室里的医生护士以及来访的宾客们,感受到的却是浓浓的离别情愁,萧索的氛围。


        

这时候,一条信息,在众人的社交媒体中,被频繁的转发:


        

“平日里不爱说话的凌医生,也开始频繁的开口说话了,一定是有太多想说的东西,不知道该如何说,所以,就用医学名词,带出自己的情绪吧。”


        

身处克利夫兰的许多人,一个个感同身受的表达起了自己的感想:


        

“在异国他乡的孤独感,是任何成功都无法遮掩的。”


        

“凌医生从来都不是喜欢吐露心扉的男人,但是,用医学名词来表达情绪,莫名的有点可爱呢。”


        

“今天的手术,就决定用4-0的线了。”


        

“我们来为凌医生办一场告别宴吧。”


        

告别宴的想法一出炉,就得到了无数人的赞同。


        

一些不存在的网站上,参加凌医生的party的帖子,不断的增加,以至于克利夫兰地区以外,也都有人收到了消息,甚至积极的组人参加……


        

“我们应该拿出主人翁的精神,积极的,主动的,不惜代价的将这场告别宴办好!”麦莼在视频电话会议里,斩钉截铁的发言。


        

这一次,她不是单纯的为田柒发言了。


        

做了这么久的董事秘书,麦莼虽然的没有达到董秘的高度,但总归算是一名懂事的秘书了。


        

而且,陪着田柒在这么高的位置,每天看她做着全局性的规划,开展各类战略行动,麦莼自然而然的也会成长。


        

而当她以全局的,战略性的眼光去审视的时候,很自然的就推导出了一系列的结论:


        

“美国人一向很喜欢社交,尤其是这种气氛感浓厚的party,更是美国人非常喜欢的形式。”


        

“集团公司每年花费那么多钱,在各种展会和广告里,不就是为了打响知名度吗?主办凌医生的告别宴,不就是打响知名度的最好方法吗?”


        

“克利夫兰诊所,强社交的行为,还有这种聚集起来的热烈的情绪。在我看来,这简直就是一场医学界的音乐节,我们不仅应该办好这场告别宴,我们还要将它打出名气来,把它做成我们云利集团的名片!”


        

啪啪啪啪。


        

麦莼面前的电视机里,传出阵阵的掌声。


        

麦莼激动的脸都红了。


        

“高票通过,接下来就交给你们了。”视频会议的主持人点了票,再点点头,就宣布会议结束。


        

麦莼怅然若失的关掉电视,看向田柒,懦懦的道:“好像……通过了。”


        

田柒给出一个笑容:“通过了,还要成功落地才行。接下来,可就看你了。”


        

“啊……那,您呢?”麦莼临场微怯。


        

田柒笑了:“我要去陪凌医生啊,万一他真的不开心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