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5章 你凶我?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老左,你可想好了,这个病人都六十几了,早都退休的人了,这要是出院以后不回来交钱,帐都得砸你身上了。”周医生听说102床的病人换了管床医生,又允许欠费,立即知道怎么回事了。


        

左慈典开完了会,也稍微有点犹豫,嘿嘿笑了两声,没直接回答周医生的话。


        

同情心这种东西,向来都是越年轻越有的,而左慈典已经老到可以思忖利弊了。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在云医算是半路出家的左慈典,比起周医生等人,见的可怜人还是少了,保留下来的同情心,今次也是挥洒的淋漓尽致。


        

“我跟这个病人,还有病人女儿都聊过,算是正常人吧。他们也是一时间拿不出更多钱了。等情况宽裕了,再把钱补上也就是了。说实话,这种情况落到我身上,也是差不多情况,我儿子还帮不上忙呢。”左慈典苦笑。


        

周医生哂笑:“现在人,赚多少钱的,都没觉得自己情况宽裕了。尤其是给人还钱,给医院还钱,太难了。”


        

“不至于。”左慈典咳咳两声。


        

“也行吧。看样子,你老左是情况宽裕了。”周医生话说到这里,也就不啰嗦了。反正,左慈典等人跟着凌然飞刀,都没少赚钱,几万块钱不能说是毫不在乎,倒是真拿得出来。


        

不过,即使是这么说了,周医生也不看好病人家属会还钱过来。主要是类似的情况见的太多,让人升不起信心来。


        

左慈典亦是心知肚明。需要欠费做手术的病人,多半是家境不好的人群,往往通过劳动力赚钱。而做了大手术的病人,往往不仅不能恢复劳动力,还需要有劳动力的家人费心照顾,加上手术后的检查,各类药物和生活的开销,一来一回,一贫如洗的家庭都是很多的。


        

对这样的家庭,赖掉医院的账不能说是必然选择,但不选这一项,是需要极高的勇气和道德感的。


        

左慈典不知道102床的病人和家属有没有,但他在做出决定以前,就决定不再纠结对方是否会回来了。


        

作为管床医生,会开完了,左慈典还特意去通知了对方一声,也没说欠费会扣管床医生奖金的话。


        

做医生的,一辈子至少会为病人垫一次医药费。


        

无非是来来去去,络绎不绝的病人中,谁最触动他的心房罢了。


        

……


        

清晨。


        

左慈典提早来到病房,将102号的老司机病人,提到了手术区。


        

护士反而有些奇怪左慈典的参与劲儿,等左慈典帮着把人推到走廊里,不由道:“左医生,你忙你的吧。”


        

“我也没事。”左慈典憨厚的笑两声。


        

但在云华医院里,哪里还有人敢相信老左的憨厚。


        

小护士下意识的揪住领子,瞅了眼左慈典糙的像是用砂纸打坏的脸蛋,道:“左医生,我有男朋友了。”


        

左慈典原本就有些精力不集中,同样是下意识的口花花道:“有男朋友也没关系……”


        

小护士的精力瞬间集中了,她坚定的捏紧衣领,道:“我已经有两个男朋友了!”


        

左慈典一愣:“两个?”


        

小护士缓缓点头:“一个白班陪我,一个夜班陪我。”


        

左慈典懵懂:“还可以这样?”


        

要说起来,他也是白班晚班混着上的……


        

小护士为了防御左慈典,顾不得那么多了,重重的点头,道:“您可别说出去了。”


        

“说出去会怎么样?”左慈典那压抑不住的好奇心,八卦心,愤慨心,愤世嫉俗心,刚烈男子心,狂野宅男心,丑陋中年心,低俗泛黄心,全都暗戳戳的转动起来。


        

小护士豁出去了,郑重且认真的道:“你如果说出去了,会影响我在医院的男朋友,到时候,你就是棒打鸳鸯的坏人了。”


        

左慈典呆呆的望着小护士,八心八箭玲珑心都转不动了:“这位是陪白班的,还是陪夜班的?”


        

“这是按照地理分类的。而且,他在北院,我在南院,我们算是异地恋。”小护士说到这里,呼了一口气,道:“左医生,您回去忙自己的吧。”


        

“我……我要送病人进去。”左慈典坚强的站住了。


        

他今天接受的情绪洗礼比过去一周的都要多,但原初的触动还是最大的。


        

小护士没想到左慈典如此顽固,她捂住自己的胸口,掩饰住心下的得意,道:“你要送就送吧。”


        

两人于是将病人给推进了病房内。


        

病人将脸斜过来一点,瞥了左慈典一眼,道:“我要不是马上做手术了,现在就笑了。”


        

左慈典看看对方,果然没笑。


        

“你的手术室凌医生做的,正常病人遇到了,本来就该笑了。”小护士从另一边说话,道:“凌医生现在给外国人做一台手术,收费都要好几万块的,不是钱多钱少的事,就是给你说,我们凌医生的手术,现在真的是一床难求。你的手术,让凌医生来做,比起下面的医生,不夸张的说,相当于多得一条命。”


        

病人略有感触的“哎”了一声,再将沉重的身体摆好位置。


        

小护士则由着左慈典前前后后的忙活,心中平静如铁:就左慈典的模样,如果只是这种舔法的话,还是直接拒绝掉的好。不过,老左在急诊中心是真的说得上话的,为了这个,或许应该再给他一个机会?


        

嗤。


        

思考间,又有麻醉医生和护士进到手术室来,开始准备起来。


        

左慈典抽出个空子,低声对旁边的小护士道:“以后不要说刚才的那种话?”


        

“什么话?”小护士的声音稍微腻了点。


        

“给外国人的手术收费,还有跟其他医生比多一条命。”左慈典道:“病人听了你的话,肯定要多想三想四的。做手术的状态,我们更希望病人情绪平定。而且,你这样说,也容易引来医疗纠纷。”


        

“不会的。”


        

“不会?”


        

“你们做的是心脏手术唉,手术要是做的顺利,不是皆大欢喜。手术要是做的不顺利,病人都不能活着下床吧,有纠纷也跟我们有关……”


        

左慈典哭笑不得,严肃道:“这不是你考虑的问题,不该说的话,就别说。”


        

“你凶我?”小护士吃惊不已,瞪大眼睛看向左慈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