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18章 简单有力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我们……我们带来的钱都缴了。”病人老司机的女儿,拿着缴费单再回来的时候,满脸的愁容。


        

左慈典拿了缴费单过来,瞅了一眼,就见储值一栏,挂着数字“23580”。


        

以当下钞票的贬值程度来说,这就算是有零有整了。


        

而以医院的标准来说,手术前存两万多块钱,真的只能算是阑尾手术的标准了。


        

“先这样吧。你们后面再凑到钱了再交。”左慈典知道,就算是这笔钱里面,还有一半是病人家属借的。毕竟,补交费用只相隔了几天的时间,而病人和女儿一家,显然没办法用这么短的时间,赚到几万块来缴费。


        

病人女儿很不放心的问:“手术还是可以做的吧。”


        

“你们是特殊情况,会先做手术的。”左慈典也没有太多的安慰。


        

心脏手术和其他类型的手术有一点很不相同,心脏手术的手术效果,是决定性的。如果说,其他类型的手术,做完以后还可以通过含糊其辞的描述和修改后的病例来掩饰的话,心脏手术的失败,通常都是以人命为代价的。


        

所以,不论左慈典现在说的如何好,一旦手术失败,在场的病人家属,估计都会换一个表情出来。


        

甚至对面的病人女儿,也不会残存任何的感谢给左慈典——人家爹都死了,还想让人感谢,***听说了也要落泪的。


        

相应的,若是手术顺利的话,左慈典说那么多安慰的话也没必要。


        

手术顺利完成就是皆大欢喜。左慈典对这种气氛还是很熟悉和欢喜的。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至于钱的事儿,他此前已经考虑过,并做了决定的,也不会再多做考虑。


        

默默站在他身后的伍蕾,却是有些惊讶的看眼单子,问:“现在预存账户里不存够钱,也可以做手术的?”


        

左慈典:“可以……做。”


        

“病人后续要是不来缴费呢?”


        

“催缴?”


        

“催缴不到呢?”


        

左慈典耸耸肩:“科室和医生补呗。”


        

“这个病人的管床医生是你?”伍蕾有些怀疑,又忍不住提出质疑。


        

左慈典缓缓点头。


        

“你不对劲。”伍蕾紧紧皱眉,仔细的打量一番左慈典,又看见病人女儿,方才露出恍然的表情,接着更加鄙视的瞅左慈典一眼,道:“你可真是不挑啊,人家是有老公的,小孩都上初中了吧!”


        

左慈典回头看看伍蕾,终于露出嫌弃的表情:“你没事做的吗?”


        

“你别转移话题……”伍蕾怎么说也是跟好些个男朋友战斗过的,侦查一旦发起了,气势就很难落下去了。


        

左慈典恍惚间,仿佛回到了镇卫生院,自己身穿白大褂,手持利多卡因,被前妻在同事面前骂的狗血淋头。


        

像是应激反应似的,左慈典摆摆手,就往外走。


        

伍蕾愣了愣,心道:没想到左医生竟然是逃避型的,这种男朋友情趣少了点,不过也挺好,相对来说,应该是比较省时间的,一个情趣型的换两个逃避型的,应该也不亏。


        

等候室内的病人家属们,显然并不关心左慈典和伍蕾的互动。


        

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秃瓢跟一名普普通通的小护士,众人是看都懒得看。


        

伍蕾也没心思跟病人家属们沟通,望着逃脱的左医生,顺手发了信息给备注名为“院内白班(闲)”的微信号,就坐等对方嘘寒问暖。


        

两个小时后。


        

重拾心情的左慈典,戴着一只自己买的劳力士空霸,重新回到候诊室。


        

空霸买下来四万块,足够填补老司机医保报销后的空缺了——如果对方不缴后续的医药费的话。


        

左慈典一边走,一边摸着左手腕,就见伍蕾依然躲在角落里聊手机。


        

“现在的年轻人呐。”左慈典暗自感慨。


        

他刚工作那会的年轻人多努力啊,就算是镇卫生院里,年轻人也会早早的到单位来,扫地拖地提热水取报纸,主动把办公室收拾的妥妥当当的,然后各自坐在位置上,默默的写信、抄歌词、织毛衣,直到下班时间……


        

“左医生,我爸怎么样了?”病人女儿似乎是哭了一茬了,这会看到左慈典,连忙跑了过来。


        

“目前一切顺利的。”左慈典其实在办公室里有看到云利的直播,知道手术基本都要做完了,而且做的极顺利,但他不敢替凌然给病人家属说明,只是笑着安慰两句。


        

病人女儿心里堵着一堆话,此时忍不住道:“我家里也不认识什么医生,不过,我爸爸还能跑大车的时候,救过好几次人,有一次还从着火的汽车里,把人给拖出来了,那人后来还送了锦旗……后来,我爸爸还救过灾,给人家送帐篷送方便面,只收了油钱……”


        

左慈典听着对方只是叙述,并无提问,于是也只是静静地听着。


        

直到病人女儿自己说的停下来,左慈典才道:“会顺利的。”


        

“我爸爸以前每次出门的时候,也都这么说。”病人女儿的眼泪一下子就流出来了。


        

左慈典一瞬间有点心虚,转瞬,他的脑海中浮现出了凌然的形象。


        

左慈典莫名的就挺起了胸。


        

“手术……”左慈典刚要开口,前方的双扇门一下子打开了。


        

凌然的真人,出现在双扇门前。


        

“凌医生出来了。”左慈典望着凌然的脸色,语气顿时变的积极起来。


        

“凌医生。”


        

病人女儿和其他家属,全都涌了上去,每个人的脸上,都露出真切的关注来。


        

“手术顺利。”凌然没等问,先是给出了简单的答案。


        

对外科医生来说,这也是最轻松的回答了,省去了无数的啰哩啰嗦。


        

左慈典莫名的升起了些微的羡慕,如果是他做的手术,术后的总结,往往可是无法做到这样简单。


        

“顺利就好。”


        

“哎呀,手术成功了。”


        

“太好了,太好了。”


        

病人家属们在四周感慨着。


        

病人女儿等他们说了一茬,方才追问道:“那心脏瓣膜的手术也做了吗?”


        

“心脏瓣膜成形术,顺利完成。”凌然点点头,同样不需要更多的修饰。


        

“那这样,那这样……”病人女儿有满肚子的话想说,却不知从何说起。


        

“别着急,过后等病人出了手术室,我再给你们详细说。”左慈典主动站了出来,挥舞着戴空霸的手臂,很有力量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