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5章 有趣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武院长?”左慈典小声的唤了几声,将武院长给惊醒了过来。


        

“唔……我睡着了?”武院长睁开眼,又问:“手术做完了?”


        

“手术成功。”凌然在另一侧回答了武院长的话,且道:“你是看着手术屏幕睡着的。”


        

武院长不觉轻松起来,自己开起了玩笑:“让病人看自己的手术屏幕,还是残酷了点,我应该不是第一个被吓晕的吧。”


        

“一般的病人,我们可不会让他看手术屏幕的。”左慈典笑着解释了一句。这个话题还是需要解释的,让武院长误会可就麻烦了。


        

武院长自己则是哈哈的笑了起来。


        

凌然此时脱掉了手术服,丢掉了手套,并回答武院长的问题,道:“看着手术屏幕睡着的医生,你是第一个。”


        

手术室里的众人一愣,转瞬,大家意识到凌然同学并不是在开玩笑,于是更加好笑起来。


        

武院长更是乐了:“凌医生的手术……确实啊,近距离看你做手术,本来是很有意思的。不过,我年纪大了,又是被做手术的人……”


        

他摊开手,又笑了起来,状态轻松。


        

左慈典让他看了眼膝盖的包扎,又道:“我们凌医生说了,回头把您的手术视频发给您。”


        

武院长讶然:“你们现在还有这个服务?”


        

“凌医生特别嘱托的,因为今天的手术是完美级的。”左慈典摊开手,做出一个无奈的表情来。


        

“那我一定好好观摩。”


        

“看自己的手术视频,可能更有感觉。”


        

“凌医生的手术绝对精彩,等我这边休息好了,一定认真的观看。”武院长的身份特殊,但还是半开玩笑的配合着。


        

甭管凌然所谓的完美级是不是真的完美,但医生敢把手术视频转交给自己看,武院长就很确定的知道,手术必然是非常成功的。


        

那以患者的身份来说,他自然是再高兴不过了。武院长不由道:“在献给教育这一块,我应该是走在前面了。”


        

“那肯定了。哎,吕文斌来了,帮忙把武院长抱轮椅上吧。”左慈典一边笑一边指挥。


        

武院长也在笑,等他琢磨过来左慈典说的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整个人已然处于吕文斌的公主抱的掌握中了。


        

“慢一点。”左慈典假装指挥着,看着吕文斌将武院长抱上轮椅。


        

吕文斌的动作很娴熟。


        

武院长的情绪突然变的奇怪起来。


        

几十年的人生,很容易就将武院长锻炼的宠辱不惊。


        

在过去一些年里,武院长经历过许多令人尴尬的瞬间。


        

但这一次的公主抱,依旧让武院长有些破防。


        

“我送您回病房。”吕文斌放好舞院长,推着就走,走着走着,还会哼两句歌。


        

他虽然没有参与武院长今天的手术,但云华大学医学院的院长是被他抱下手术台这件事,还是足够他在有云大毕业生的场合,吹很长一段时间了。


        

“咱们继续。”


        

凌然目送武院长离开,重新回到洗手台,刷洗了起来。


        

左慈典连忙跟上,问道:“今天安排预约的手术还有两台,您是想一口气做完还是……”


        

“还有病人吗?”凌然问。


        

“看您说的,病人有的是……”左慈典回答的略有随意,注意到凌然的眼神,连忙收回来,道:“不是,看您想要什么样的病人了,您只要有需要,我就尽量安排,不过心脏搭桥的病人的准备时间要长一点……”


        

“你怎么样,能做多久手术?”凌然瞅了一眼系统仓库里的精力药剂,先问左慈典。


        

左慈典一呆,接着表情就严肃起来了。


        

凌然这么问话,自然不是随便问问的,这是明显的要压活的架势。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被凌然亲自压活,就意味着被凌然手把手教的机会。


        

左慈典的表情逐渐变的坚毅起来,咬牙道:“我还能坚持20个小时。”


        

“那就安排8台Latarjet术式的适应症的手术。有吗?”凌然是按照10个小时出头来计算时间的。


        

手术总归是有风险的,即使是凌然亲自上阵,也会遇到从血压波动,出血到心脏停跳的意外。


        

好的外科医生往往意味着超强的救场能力,若是要给左慈典教技术的话,时间等方面更要留的宽裕一些。


        

左慈典也猜到了凌然的想法,整个人感动的都要甩起尾巴来。


        

“手术有的,我们最近几天都在找肩伤的患者,我现在就让护士联系。”左慈典回答的又快又稳。


        

凌然这时摇摇头:“交给别人去联系,你跟我做手术准备。”


        

“哦,哦……好的。”左慈典连忙应诺,接着才小声道:“您让我复习解剖,这边不是才联系到武院长,我还没开始呢。”


        

“解剖书看了吗?”


        

“看了,看了。”


        

“边做边练。”凌然不以为意。就左慈典的水平,哪里是学一个解剖就能上专精的。


        

这也就是骨科的技术简单,换成是心脏方面的手术,即使左慈典用8-0的线打一个门帘子出来,他都懒得训练。


        

性价比太低了。


        

左慈典一边掏手机联系人,一边默默的感动:记忆里,对自己这么好的人都不在了……


        

凌然洗干净手,一言不发的进到手术室里,等待病人送过来的同时,则是默默的思考起来。


        

比起做手术本身,教会左慈典的困难自然是更多的。


        

但这并不是坏事,相反,凌然还有些跃跃欲试。


        

普通的手术,就像是普通的餐食一样,饿的时候更好吃一些,饱的时候更平淡一些,但有挑战性的手术,则会显的格外刺激,就像是在知名的餐厅里品尝美食,哪怕有一定的概率触雷,依旧让人期待不已。


        

凌然其实是有很多教人的经验的,尤其是在高中以前,凌然虽然不喜欢社交,但因为长的好,总是有无数人想要社交他,前期较为容易成功的模式,就是请教问题。


        

在年幼无知的时候,前来向凌然请教问题的女生,总是更容易与凌然说话。如果问题提的足够好的话,凌然通常也是愿意花费一些时间来思考的。


        

而教会左慈典Latarjet术式,就某方面而言,也算是个有趣的问题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