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7章 现学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准备下一台手术吧。”凌然吃饱了,起身拍拍肚子,仰头喝水的同时,又喝了一瓶精力药剂,顿时觉得精神抖擞起来。


        

左慈典回答问题回答的口干舌燥,趁机喝了两口水,道:“我去通知下一位患者……”


        

“恩。”凌然点点头,站了起来。


        

“那个……凌医生?”左慈典又喊了一句。


        

凌然听左慈典的语气,知道他有什么话说,于是站定了看向他。


        

左慈典有点挠头,先道:“下一台的手术是准备好的,不过,后面有的患者的情况,稍微有点复杂。”


        

“恩?”


        

“是下级医院转过来的肩伤的病人,不确定是否适合用Latarjet术式来做。另外,骨科那边的意思,他们不接收我们筛选过的病人。”左慈典说的有些心虚。


        

比起前一个问题来说,后一个问题显然要复杂的多了。


        

现在的床位都是异常的紧张,科室有的是理由来拒绝接收超量的病人。而对急诊来说,筛选病人就意味着接收病人了,若是接收了自己不能处理的病人,后续又无法转诊,那就比较麻烦了。


        

当然,若是按照以前的模式,急诊要转诊病人,骨科多半还是会予以配合的。但这是建立在双方关系良好的基础上,假如双方关系不佳的话,情况就会变的奇怪起来。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凌然虽然不关心人事问题,但他对医院的程序是极其明白的,因此迅速理解了左慈典的意思,问:“骨科有要求?”


        

“主要是骨科的胡主任。他的专业方向就包括肩关节。”左慈典说的明白而直接。他也怕误导了凌然。


        

周围几人都露出恍然的表情来。


        

不像是膝关节手术,肩关节手术的复杂程度是要更高的,对云华医院来说,肩关节手术的重要性也是高于膝关节手术的。而具体重要到什么程度,最终其实是跟骨科的医生们密切相关的。


        

在云医,做膝关节手术的医生很多,本身就处于开放状态下,几乎每个主任或副主任,都能顺手做一做膝关节手术,虽然有人偏重于此,但没有人只做膝关节手术的。


        

相比之下,肩关节手术的病人数量更少,复杂度更高,反而让它的集成度增加,在云医的大骨科里,本身也就是少数几个人在做。


        

其中,左慈典所言的胡主任,也是做的最多的一位。


        

凌然对此还是颇为理解的,道:“Latarjet术式主要是教你做的,你有向胡主任说明吗?”


        

“肯定啊。”左慈典无奈道:“能说的,我都说了,胡主任的态度比较坚决,我就想,是不是请霍主任出来?”


        

急诊中心从未承诺过不使用霍从军,但是,动用霍主任的话,左慈典还是需要争取凌然的支持的。


        

凌然却是有些让左慈典意外的摇摇头,道:“如果只是胡主任的要求的话,先不用请霍主任了。”


        

接着,凌然特意解释一句:“霍主任做过心脏手术以后,还是要少与人争辩的。”


        

左慈典讪笑:“霍主任喷过人后,心情老好的。”


        

凌然莞尔,继而还是摇头。


        

“那……我怎么回复胡主任?还是把病人先给胡主任筛选?”左慈典略有些紧张,就像是胡主任担心肩关节手术的病人被分流一样,他老左也是真的想要分流胡主任的病人,这里面虽然不存在很严肃的争夺,但争夺起来一定是很严肃的。


        

“如果说,胡主任不愿意接受我们筛选过的肩关节损伤的病人……”凌然沉吟几秒,道:“那我们就自己处理肩关节损伤的病人好了。”


        

“自己处理?”左慈典愣了一下,接着想到了几种可能性,不禁是瞪大了眼睛,不由低声问出最有可能的方法,低声道:“您的意思是,咱们请飞刀?”


        

周围几名医生,尽皆露出惊讶的表情来。


        

转瞬,众人又是神色各异起来。


        

以普通医生的思维模式,这一招对胡主任乃至于骨科,都属于肆无忌惮的攻击了。换一名医生,或许会考虑的多一点。


        

但就凌然的性格做事而言,大家并不因此觉得意外。


        

左慈典在震惊之后,甚至觉得有点合情合理。


        

请外院的飞刀来云医做手术,固然是会让骨科的主任们很不爽,但比较来说,出动霍从军难道就会让骨科的主任们爽吗?


        

从这个角度来说,云医的急诊科从来都是云医的搅屎棍子,无非以前是霍主任自己当棍子,现在的凌然准备从外面请棍子来。


        

不论哪种模式,屎都会因此而生气冒泡的。


        

凌然却是在短暂的几秒思考后,同样露出意外的神色:“对哦,我们可以请飞刀。”


        

左慈典一脸的愕然:“您原本的意思不是请飞刀吗?那咱们怎么自己处理?”


        

“可以自己学。”凌然很自然的回答。


        

“现……现学吗?”左慈典敢用痔疮发誓,他想到的几种应对措施里面,绝壁没有“现学”的选项。


        

肩关节手术的种类众多,就算凌然掌握了其中的一种或数种术式,左慈典也确信,凌然不可能掌握全系列的术式。


        

而且,就算是掌握了,那也是有掌握的深浅程度的。遇到高难度的手术,且不说凌然能不能做下来,理论上,就算他能做下来,也应该有高阶的医生在跟前守着,以备不时之需。


        

尽管凌然始终表现出了超人一等的医术,但在左慈典等“近人”看来,凌然的技术成长总归是有迹可循的,通常都是以点破面,以点带面的模式。


        

这也符合大家对于天才的理解和期待。毕竟,像是凌然这么帅……与智慧的年轻人,悉心研究一种技术,很容易得以掌握和突破性的进展。


        

但是,全套的肩关节手术,显然不属于“点”的范畴。而以 Latarjet术式为开端的点,也还远没到带面的程度。


        

凌然却依旧是不解释的风格,点点头道:“遇到了就现学。”


        

左慈典总觉得自己有责任,又劝道:“不行还是请飞刀吧,就算是现学,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


        

“不行的话。”凌然回答的简单而直接。


        

就凌然对自身技术的理解来说,他本身就有关节镜手术的专精技能,其中就包含着肩关节镜的各种使用技巧和经验,其次,单纯就切开、缝合,尤其是血管和神经的处理,凌然都是大师级和完美级的,有这些技术做打底,他现学任何技能都会非常快。


        

当然,如果换成是容错率很低的手术,比如神经外科或者心脏外科,凌然还是很需要训练和指导,以保证成功率的。


        

但就骨科来说,不是凌然对它另眼相看,而是所有外科医生都可以对它另眼相看——除了对无菌环境的要求高,对气力和抗辐射的要求高,骨科医生无非就是赚的多,小三多,离婚多罢了,别说豪横了,卑微还差不多。


        

理论上,遇到陌生的手术,凌然看着视频,都能把它给做了。


        

而就目前的环境来说,凌然的选择更多,包括请飞刀,凌然也并不排斥,只是觉得没有必要而已。


        

叮。


        

凌然的耳边,及时响起了系统声:


        

任务:现学


        

任务说明:优秀的医生不应该被医学以外的环境所困扰,有志于医学的医生,应当获得学习医术的机会。


        

任务内容:每完成一台肩关节手术,获得一定时间的虚拟训练时间(肩关节)


        

……


        

“先去看病人吧。”凌然读完了系统发出的任务,自然更加笃定了。


        

左慈典紧随其后,望着凌然自信的背影,再看周围人佩服的神色,不觉羡慕万分,心里不由想到:我若是能学到凌医生十分之一的自信,至少也会成为相亲场上的香饽饽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