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6章 我可以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缝合好就结束了。”凌然在给狗做好了内固定以后,就开始收尾工作,顺便向田柒说明一句。


        

“恩,不着急的,你慢慢来。”田柒并不在乎站在哪里看凌然。凌然站在阳光下的时候,帅的让人想要将太阳拉近一点,站在灯光下的时候,无非是另一种帅法罢了。


        

车库内的空气确实更替的有些缓慢,光线也很糟糕。但是,想想空气中有凌然的味道,阴影中有凌然的影子,田柒就觉得幸福感升腾。


        

田柒的小姑姑也一声不吭的看着做手术的凌然。


        

她站在靠近狗头的一边,看到的依次是狗头,竖拉起来的铺巾,凌然的手腕和胳膊,以及凌然上半身的动作。


        

所以,她在现场,但看到的并不是手术现场,这让小姑姑的情绪稳定,也有了极好的基础来看凌然。


        

别的他管不着,但赏心悦目什么的,她还是能够享受的。


        

“药物剂量注意一下,这条狗是不可能有完善的术后管理的。”凌然边做手术,还边提醒了狗麻醉一声。


        

“哦,我知道了。”狗麻醉连忙应是。


        

田柒这时候插口道:“如果需要的话,我可以安排一家兽医院给它。”


        

凌然笑了一下,摇摇头道:“不用的,现在只是以防万一。而且,真的发生危及生命的情况,宠物也没有ICU可以用。”


        

手术后的状况是很难讲的,各种可能都有,ICU的存在就一定程度上来说,便是为了消弭这些可能性。


        

在维持患者的的生存性方面,ICU的比重是极高的。


        

同样是用药等等,ICU里都是可以精确到0.1毫克甚至0.01毫克的,许多病人可以长期稳定的在ICU里活下去,背后都是无数学者,临床医生和护士的努力。


        

宠物自然不可能得到这样的优待。


        

田柒即使有能力再建一个ICU,宠物用药的不同,剂量等等偏差,也是需要长期的时间和大量的付出来弥补的。


        

凌然更不觉得有这种必要。


        

在医院都无法容纳所有的病人的时代,在医院每时每刻都在上演人间悲喜剧的时代,不能给予同类足够关注的同理心,只不过是毫无意义的自我感动罢了。


        

凌然愿意给冬生带来的狗做手术,并不意味着他准备给这条狗养老送终。


        

田柒只是点点头,并不强行提供资源。


        

她的小姑姑已是忍不住捂住脸颊,喃喃的低声道:“太有爱心了。”


        

田柒微笑点头,坦然受之的样子。


        

小姑姑忍不住道:“你……你都没有什么表示吗?”


        

田柒讶然看向小姑姑:“应该表示什么?”


        

“我也不知道,我从来都没有这么羡慕过人。”小姑姑转头用艳慕的表情望着田柒,道:“这么帅,这么有爱心,医术这么好,简直是完美情人……”


        

“您知道不是说,帅和医术……”


        

“凌医生超越边界了,超越边界以后,就不能再用我之前的肤浅的分析了。恩……我之前的分析太肤浅了,小柒你要原谅我,我也没想到……”


        

“没事。”田柒微笑。


        

小姑姑停下了感慨,咬咬牙,道:“小柒,接下来,我会全力以赴的帮助你的!”


        

“帮我什么?”田柒奇怪的看向小姑姑。


        

“帮你成就这段姻缘啊!”


        

田柒笑了,轻轻拍了一下小姑姑,赧然道:“其实也不用帮忙。”


        

“你俩之间的事儿,我大概率是帮不上的。”小姑姑摇摇头,又道:“但是,我可以帮你介绍凌然给家里人。”


        

“恩?”田柒本想拒绝,听着小姑姑的话,却是有些犹豫了。


        

就像是小姑姑此前表现的那样,田氏家族内部,见过凌然与没见过凌然的人,对凌然明显是有不同的认识的。


        

偏偏是没见过凌然的人,又将认识凌然,或者见过凌然看做是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这就让整体的风评有所偏向——虽然对大部分人,或者对田家人来说,对凌然的风评本身也是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但田柒知道,在某个时间段里,风评的作用终究会变的重要起来。


        

她此前并没有统一的设想或计划,可现在被小姑姑提起来,田柒的口吻也略有变化:“如果有您帮忙,那就最好了。”


        

“我必须帮你。”小姑姑的声音小,但很坚定的道:“否则,你以后会看不上任何人,只能孤独的继承家族了。”


        

田柒还是一笑,将小姑姑的话略做过滤,问:“那咱们现在做什么?”


        

“首先……当然是介绍病人给凌医生!”小姑姑回想了一番自己此前看过的凌然的资料,再道:“我知道你三堂叔的老婆的大哥的老婆有肝硬化的问题,一直在寻医问药,我们让她来找凌然看病。”


        

“这个关系链?”


        

“你可别小瞧这位。”小姑姑自傲的抬抬下巴,道:“我比你痴长的十几年时间,虽然没有创出什么厉害的事业,也没有锻炼出什么厉害的能力,但我知道的这些曲里拐弯的关系可多了。”


        

田柒对此倒是赞成。父母派遣小姑姑过来,不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吗?


        

其他人可不一定有这个闲工夫。


        

小姑姑继续低声道:“这么讲吧,你三堂叔的老婆幼年丧父,其后丧母,是她大哥大嫂抚养成人的,长兄如父,长嫂如母,说的就是这种情况。所以,她的大哥嫂若是住院做手术,她是一定会去的。而你三堂叔呢,在他们这一支里,也是绝对说得上话的标杆人物……”


        

田柒缓缓点头。


        

“交给我来处理吧。”小姑姑最爱干这种事了,大包大揽了下来。再回过头看凌然的手术,不觉心情更加的昂扬。


        

“喊娟子来包扎吧。”凌然完成了缝合,没主动做包扎,他在医院里很少做到这一步的,技术还比不上一天到晚做包扎的娟子。


        

凌结粥出去喊了两声,一会儿,就有“咚咚”的声音带着回声,冲了进来。


        

“这狗运气真好。”娟子将大黄狗从铺巾下解放出来,50斤的单臂一用力,就将软趴趴的黄狗举了起来,另一只手迅速的缠上纱布。


        

“给狗做手术,我做的比不上很多专业兽医的。”凌然实话实说。


        

娟子撇撇嘴:“农村里三条腿的狗还少吗?这狗拿出去卖,都卖不出麻药的钱,也就是你们了。村里人自己做手术都要算着钱呢。”


        

这已经是凌然今天第二次听到相关的评价了。


        

凌然收好了手术器械,想了想,再对旁边的凌结粥道:“我们去做义诊吧。”


        

“义诊?不要钱给人看病?”凌结粥大惊失色,嘴唇都抖了起来,找借口道:“我……我跟你妈还要给你攒彩礼钱呢!”


        

凌然狐疑的看老爹一眼,再道:“爷爷开诊所的时候,每年不是都会义诊。你以前也说,等诊所赚到钱,就恢复传统……”


        

“好吧好吧。”凌结粥迟疑了一下,问:“你要跟着去吗?”


        

“我们可以带医院里多余的医生过去。你们看轻症,我们处理复杂的病例。”在凌然看来,分不到病床的医生就算是多余的医生了,平日里,他都是通过飞刀来平衡医生、病床和病人的数量,而从他的角度来说,义诊应该也是差不多的。


        

田柒自然更加积极,举手道:“云利也可以帮忙。”


        

“昌药也可以。”


        

“谷药也可以!”


        

在场的两名医药代表互相一看,表达了态度之后连忙发信息。


        

凌然并不知道消息已经扩散了出去,也不在乎,对田柒点点头,道:“你们出直升机就行了。”


        

“恩恩。”田柒开心的点头,脑海中不由期待起绿色的草坪,幽暗的星空,孤寂的帐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