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0章 翁婿见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凌然乘坐的直升飞机,降落在楼顶,小跑两步,就钻进了直达手术层的电梯。


        

选择东光医院,有一层的原因,就是它有医疗转运的基础,尤其是新院在建设的时候,是考虑到了院前急救的问题的,这已经比沪市许多的市区老医院要强了。


        

电梯的质量也很不错,能容两架推床的空间,运行也足够稳定,封闭性更好,站在里面,凌然都能听到田柒砰砰砰的心跳声。


        

凌然做了一个深呼吸,先将自己的情绪稳定下来。


        

田柒抬头看向凌然,问:“你也紧张吗?”


        

凌然微微点头,每一场手术都是一次全新的挑战,而现代医学的发展,还远没有到达百分百的水平上。另一方面,这次的病人可是老丈人,凌然不得不考虑,这还是两人的第一次见面。


        

按照书里的说法,翁婿间的第一次见面,原本是应该有些讲头的,今天的话……


        

叮。


        

电梯门开,同时,系统也放出了任务完成的提示。


        

任务完成:飞身救人


        

任务内容:在病人死亡前抵达医院手术室。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任务奖励:高级宝箱。


        

凌然一言不发的打开宝箱,果不其然,出现在里面的,正是提前看过的一次性的技能书:100%成功的手术——不论是多么困难的手术,只要有理论上的成功率,就100%的会成功。


        

“放心吧,只要人送到,手术一定会顺利完成的。”凌然再给了田柒一颗定心丸,接着向电梯前的一众人等点点头,问:“万主任是哪位?”


        

“凌医生。”东光医院心外科的万主任是位年约50岁的精瘦中年,礼貌而友好的向凌然打了招呼,道:“手术室都准备好了,您这边对助手有什么要求?”


        

左手田家,右手祝院士,自己还是国内心外科冉冉升起的大牛,万主任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抗情绪,只想将人好来好去的送走——不对,应当是坏来好去的收下。


        

“你愿意做助手吗?”凌然一点铺垫都没有的就问万主任。


        

从医院的社交礼仪来说,这是挺不礼貌的一件事,尤其像是做助手这种事,不到一定的程度,并不好直接要求的,否则,哪天大伙儿喝醉了,就有可能说“谁谁谁当年还给谁谁谁做助手来着”……不论前因后果,成名已久的医生多数是不愿意给人做助手的。没有功劳不说,也显不出能耐,还容易被人挑刺。


        

不过,凌然自己是从来不忌讳这种事的,他更少遇到跟自己谈业内礼仪的人。就像是万主任当前,其实也没有多少考虑,就实实在在的答应了下来。


        

“我给您做一助,二助和护士的话,也用我们的人?”万主任连手术室都借出来了,其实也没什么好考虑的了,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将手术顺顺利利的完成,他心里清楚的很,只要把人给救活了,那就能过好几天心想事成的好日子,而人要是出问题了,那接下来的问题就大了。


        

相比之下,社交礼仪什么的完全都是细枝末节。就算对方想要讲究,万主任都会有说法的。


        

“行。进手术室吧。”凌然三言两语就将自己的手术室团队给确定了,再看田柒一眼,就跟着万主任向内走去。


        

田柒睁着两只大眼睛,眼泪在眼眶内转悠,却不敢落下来,生怕打扰了凌然的心绪。


        

刷手,换衣,检查各种仪器设备,等到一切准备停当,就见一名病人被推了进来。


        

“田先生,你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护士抓起病人的脚签,第一时间向神志尚在的病人确认。


        

“嗯,是我……”田父强忍着疼痛睁开眼。


        

“你能说出自己的名字吗?”护士郑重而认真的询问。越重大的手术,越怕忙中出错,听过无数反面故事的台下护士,此时也是万分紧张。


        

田父第一眼就看到了戴着口罩的凌然了,这让他的情绪有了更大的波动,有些不愿意这么轻易的在小护士手里屈服,但也就是两秒钟的事,在又一发阵痛后,田父缓声道:“我叫田国立。”


        

“我是你今天的主刀医生凌然。”凌然此时也走了过来,他看着田父的脸,迟疑了半秒钟,说出了准备好的问候语:“伯父你好,我是凌然。”


        

“你……你好……”田国立嘴唇都颤起来了。他想过好多种翁婿见面的模式,有下马威式的,有杀威棒式的,立规矩式的,有敲山震虎式的,有和煦春风加威严式的……


        

甭管哪种,此时他都用不出来了。


        

田国立只觉得眼泪在眼眶内转悠,却不敢落下来,生怕被凌然发现了自己的虚弱。


        

“我们准备做术前准备了。”凌然的声音从上方传来,又将田国立带回了现实世界。


        

田国立撕扯着嘴唇,想说一声“好”。


        

这时候,就听刚才的护士又高声道:“我现在帮你把胸毛刮掉。”


        

“嗯?”田国立的神志,再次凝固了。


        

他的胸毛……他的胸毛可是为了健身的时候好看,花大价钱值上去的……钱不钱的无所谓,可植毛用的毛囊可是从自己后脑勺取的……


        

嘎嘎……


        

小护士太熟练了,刮毛的速度比田国立流眼泪的速度都要快。


        

“麻醉……”田国立这时候又听到了凌然的声音,这一次,他决定……


        

在做决定的过程中,田国立就昏了过去。


        

“开始吧。”凌然将刚得的书,一把就给拍了。


        

尽管说,他做主动脉夹层的手术,成功率已经是非常高了,原本不需要任何系统的加成,就能顺利的完成。但现在有书可用,凌然也是没有丝毫的犹豫的。


        

正中开胸,建立体外循环。


        

降温到了30度以后,凌然阻断了升主动脉,并灌注心肌停跳液。


        

等到所有这次操作完成,真正的手术部分方才来临。


        

当此时,手术室外,也是围满了观众。


        

来自京城的狄院士,带着他最喜欢的弟子魏嘉佑,站在人群的最前端。魏嘉佑的身上散发着淡淡的人参的香气,神情专注的看着玻璃另一端的凌然和病人。


        

来自港市的李华英和他的团队也刚刚抵达,略显疲倦的面容下,是认真而又意外的表情。


        

来自沪市本地的医生们分列左右,泾渭分明的样子。他们的名气和地位比东光医院的万主任要大的多,但在这场手术中,依旧只捞到了陪衬的位置。


        

这些人在平时也是难得遇到一起的,今天遇到了,依旧是安安静静的看着手术不说话。


        

放在平时,他们是不会抽出这么长的时间来,看别的医生的一场完整的手术的。最多是等人做完了,拉着进度条将手术的主要部分瞅两眼,但在今天,来都来了,一群人也想看看,究竟是什么人有什么技术,能抢了自己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