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3章 温暖而气愤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周末。


        

田家人齐聚一堂,在普通病房里,迎接从重症监护室转入的田国立。


        

田国立躺在行床上,脸色苍白,但情绪尚可。他的恢复速度要比所有家庭医生预计的都要快,ICU医生对疼痛感的处理也很不错,虽然还是谈不上舒服,可就整体来说,田国立的心情还是正向的。


        

尤其是见了自己的妻子女儿以后,田国立的心情就更好一些了。


        

“我没事。”田国立看到这么多人,难熬的身体不适感竟也消失了不少,不自觉的就想在脸上露出一点威严来。


        

许多人不自觉的肃立起来,那是多年养成的习惯。


        

田母笑着瞅了丈夫一眼,道:“你别板着脸了,也别操心家里的事情了,要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再让其他人说上几句话,就将众人送出了门,紧接着,就见几名医生进了门。


        

田国立也有些昏昏欲睡起来,强打精神,问:“我什么时候能工作?”


        

随着东光医院的医生们进来的,就有田家的家庭医生,意料之中的笑了一下,安抚道:“我们先看看具体的恢复情况,之后才能有一个比较准确的结论。”


        

“现在……”田国立显然不想听他说这个。


        

家庭医生又是一笑,接着田国立的话,道:“现在我们先为您检查尿袋和伤口,如果没有问题的话……”


        

田国立听到“尿袋”一词,就放弃了挣扎,或者是思想挣扎的太厉害,干脆沉沉的睡了过去。


        

晚间。


        

田母设宴招待凌然一行。


        

论起来,这已经是田家连日来第七次设宴招待凌然等人了。


        

为了看护田国立同志,凌然每天在云医的手术结束以后,都会乘坐田家安排的直升机和私人飞机往来沪市一趟,往返差不多3个小时的旅程,很是让田母过意不去,每次过来,自然是招待不断。


        

今天亦是安排了一条海钓的30斤重的大东星斑,除了传统的清蒸和红烧之外,还用东星斑剁馅包了饺子。


        

田母等凌然品尝过后,才笑眯眯的道:“今天的饺子是小柒亲手包的。好吃吗?”


        

“很好吃。”凌然实话实说。东星斑的馅料极其鲜美,很薄的饺子皮和配料,更是进一步的提升了它的鲜度,


        

田柒笑的眼角都飞了起来,一度让田母心生感慨。


        

女儿都笑成这样了,她还能怎么办呢。


        

当然,凌然也是确实的帅,医术更是高明……


        

田母想到这里,举杯示意,轻抿了一口酒,再对凌然道:“田柒爸爸今天转移到普通病房了,下午的时候都下地走了一段……等她爸爸身体好起来,我们就一起去拜访你父母吧。”


        

田柒本来笑盈盈的听着,这会儿顿时有些羞涩起来。


        

凌然毫不迟疑的点点头,他做的手术,又全程监控,能到这个程度,也是理所应当的。而等田柒父亲身体好了以后,再与自己父母见面,似乎也是很正常的操作。


        

“我也有考虑单独去见你父母,不过,这样感觉似乎不太正式。”田母又特意解释了一句,见凌然没什么不满的情绪,不由松了一口气。


        

这时候,她又觉得凌然的性格是真的好。


        

也许作为普通人,凌然的性格并不普通,但与田柒,实在是过于合拍了。若是换成别的男生,田母还要担心对方是否是伪装的,过些年是否又会“幡然醒悟”或“痛改前非”,可就她对凌然的了解来说,凌然是真的不会将不满藏在心里的。


        

他有什么不满意就会当场说出来,而这种做法,对田母来说,实在是难得的轻松。


        

晚餐美味,气氛融洽,田母还多喝了一些,才带着凌然等一行人,前往病房,看望田国立。


        

特需病房内,田国立睡的颇为安稳。


        

田母轻手轻脚的走进来,还有些犹豫要不要叫醒老公。


        

这时候,就见凌然熟稔的抬了抬下巴。


        

同行的马砚麟像是条件反射似的,立即就敲响了门,并喊道:“查个房啊……”


        

田国立顿时惊醒,进而有些怒火,他何曾遇到过这样冒失的查房医生。


        

然而,没等他开口,凌然已是面带符合社会期待的微笑,走了进来。


        

“做个体格检查。”凌然对待病人向来是一视同仁,今次也不例外,说明了一声,就掀开了田国立盖着的薄被子。


        

田国立倒是想反抗,但他现在挪一下尿管都要全身的气力,动作更是跟不上思维的速度。


        

所以,只是一晃眼的时间,田国立的腹部就落入了凌然的手掌。


        

温暖,又令人气愤!


        

“伤口恢复的不错。”凌然再做了简单的检查,才从床脚拿了报告,仔细的阅读了一番,再道:“从明天开始,就要开始复健了……”


        

田国立憋着气,艰难的道:“要多久……可以出院工作?”


        

“至少一周才能出院,想要低强度的工作要再多两周左右……”凌然细细的解释。


        

田国立神色难明的听着,如果两人换一个地方,比如在他喜欢的高尔夫球场,手持高尔夫球杆,他可以说出用深沉的语调与凌然讨论一些深邃的问题,但是,此时他躺在病床上,听着凌然说专业的词,深沉与深邃就无从谈起了。


        

“复健很重要,务必要坚持。”凌然又强调了一句。


        

田母这时候也上前,道:“对的,一定要好好复健,听人家医生的话。”


        

“我在听呢。”田国立嘟囔了一句,接着看向田柒,面色和煦了许多,低声道:“小柒不用担心,爸爸好着呢。”


        

“恩。”田柒重重点头,并下意识的挽住凌然的胳膊,道:“只要听凌然的,就会很快好起来的,爸爸放心吧。”


        

田国立经过凌然缝制的小心脏微颤两下,终于还是稳定的继续跳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