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一章 大收获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宋之天生反贼


        

宁复其实很想见一见,差点被自己坑到亡国的李乾顺。


        

不过看耶律延禧的样子,似乎对李乾顺十分不喜欢,甚至连见都不想见对方,这也让宁复更加好奇。


        

“太孙殿下,我听说李乾顺都快要亡国了,全靠大辽的保护才能活下来,他不想着怎么复国,却跑来大辽做什么?”


        

宁复趁机开口问道。


        

“李乾顺表面上是来参加庆典的,实际上是乞求皇祖父,想要让我们再多派出点兵力,好帮他继续攻打梁乙逋父子,帮他复国!”


        

提到李乾顺时,耶律延禧也颇为不高兴的道。


        

“宁兄你有所不知,去年我们派出五万大军,帮着李乾顺复国,可是却战事不利,为此朝中也有许多人不满,甚至不打算再多派将士去西夏了!”


        

萧奉先笑呵呵的道。


        

宁复听到这里却是大感意外,这种国家机密,萧奉先竟然毫不顾忌的讲了出来,而且耶律延禧似乎也并不在意,这还真是昏君配奸臣。


        

另外宁复也没想到,辽国西夏的战事遇到挫折后,竟然让他们内部出现了分歧。


        

如果辽国真的不再支持李乾顺复国的话,那对大宋来说绝对是件天大的好事。


        

不过宁复很快就打消了这个侥幸的念头,虽然耶律延禧对李乾顺十分不待见,但现在当权的是耶律洪基。


        

别看耶律洪基已经老了,精力也大不如从前,但只要他没有老糊涂,就不会坐视西夏被灭,所以他肯定会继续支持李乾顺复国。


        

只要西夏这条狗活着,就可以不断的消耗大宋的力量。


        

别看辽人对大宋似乎十分轻视,但辽国的高层却十分清楚,这世上能够威胁到辽国,也只有大宋,所以当初两国才会结为兄弟之邦。


        

只是辽国高层做梦也不会想到,他们日后会被小小的女真人灭族。


        

“宁使节,再告诉你一个绝密的消息,你们大宋肯定不知道!”


        

这时耶律延禧忽然露出一种神秘的表情。


        

“什么消息?”


        

宁复眼睛一亮,能让耶律延禧称为绝密的消息,肯定非同凡响。


        

果然,只见耶律延禧嘿嘿一笑道:“据我们查到的消息,之前西夏内乱时,梁太后死于乱军之中,可是后来我们发现,梁太后死的十分蹊跷!”


        

“十分蹊跷?贵国都查到了什么?”


        

宁复急切的向耶律延禧追问道。


        

对于梁太后的死,当时宁复还十分庆幸,因为这个女人死了,李乾顺毕竟年幼,威望不足,所以许多人都不愿意跟随他,这才让梁乙逋父子有了坐大的机会。


        

“据我们安插在西夏的探子得知,当时梁太后与李乾顺是一同逃出皇城的,并且路上遇到了多次阻截,身边护卫死伤殆尽,最终只剩下他们母子两人一起逃跑,可最终只有李乾顺一人逃了出去!”


        

耶律延禧再次冷冷一笑道。


        

“梁太后死了,除了梁乙逋父子外,最大的受益者就是李乾顺,因为他再也不用受梁太后的钳制,从而夺回了皇权,所以……”


        

宁复顺着分析道,而当说到最后时,脸上也露出震惊的表情。


        

“不错,所以我们怀疑,梁太后很可能是被李乾顺杀的,而且据我们打探到的消息,梁太后的尸体找到时,只有背后中了一刀,而且是一刀毙命,所以很可能是被她身边的人偷袭而死!”


        

耶律延禧说到最后时,也露出厌恶的表情。


        

耶律延禧的父母全都死于耶律乙辛之手,严格来说,其实是死于他祖父耶律洪基之手。


        

做为人伦惨剧的受害人,耶律延禧对这种至亲相残之事十分排斥,因此才会对李乾顺如此厌恶。


        

“如果真是这样,那李乾顺这个人就太可怕了!”


        

宁复深吸一口气,故意做出震惊的表情道。


        

其实宁复一点也不吃惊,因为历史上的李乾顺就是用一杯毒酒,毒死了他的生母梁太后,现在只是让梁太后换了种死法罢了。


        

“谁说不是啊,虽说最是无情帝王家,可真正做出这种骨肉相残之事的人,毕竟还是少数……”


        

“太孙殿下慎言!”


        

没等耶律延禧把话说完,就被吓的不轻的萧奉先出言打断道。


        

耶律延禧已经有了几分醉意,说话也有点口不择言,要知道他父母可都是死于耶律洪基之手,所以他这话要是传出去,恐怕会引发耶律洪基的猜忌。


        

“怕什么?既然敢做就不要怕别人说!”


        

耶律延禧这时酒劲上来了,当即不管不顾的大声道。


        

说起来耶律延禧也的确挺可怜的,当初他才两岁时,先是身为太子的父亲被害,随后母亲也被杀死,甚至连他也差点死于耶律乙辛之手。


        

幸亏当时耶律洪基还算有点人性,醒悟过来后派人保护了自己这个孙子,这才让耶律延禧侥幸活了下来。


        

虽然耶律延禧从小锦衣玉食,可做为一个没爹没娘的孩子,感情上的空虚却无法用其它人填补,反而随着他年纪渐长,心中的遗憾就越深,为此也对耶律洪基有些不满。


        

看到耶律延禧发酒疯,萧奉先也急的满头大汗,无论他怎么劝,耶律延禧就是不听。


        

偏偏宁复还在这里,更让萧奉先感到尴尬。


        

虽然宁复很想多看一会耶律延禧骂耶律洪基的场面,但他也知道自己是时候告辞了。


        

“萧兄,今日已经尽兴,在下告辞,你快扶太孙殿下回去休息吧!”


        

宁复当即站起来拱手道,说完也不用萧奉先相送,自己就出了大殿。


        

对于宁复如此的知情知趣,萧奉先也露出感激的表情,越发觉得这个朋友自己没白交。


        

宁复出了大殿,心中却十分的愉快,甚至想要放声大笑。


        

今天与耶律延禧的会面,收获十分巨大,不但得知了辽国对李乾顺的态度,同时也知道了耶律延禧对耶律洪基的不满。


        

虽然这些事情暂时未必用得上,但却十分的重要,日后说不定可以在这方面做一些文章。


        

随后宁复迈步离开了这里,不过在他刚走出辽国皇宫的的宫门时,却一眼看到宫门前有一个秃发少年站在那里,从发式上也能看出对方是个党项人。


        

这个发现也让宁复一愣,难道这个少年就是那个弑母的李乾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