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八六章 乱窜的参谋有奇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晋末多少事


        

王猛此时不得不问一句:


        

“天下,果真有东南西北几万里之大?”


        

以前只是一句笑谈,所以杜英可以随口说说,王猛也就是随意听听。


        

但是现在已经关乎到了整个关中的未来,王猛不能只听信杜英的一句笑谈。


        

否则到时候骤然发现天下虽大,但是好地方仍然还是只有那么多,杜英又应该如何处理那些心怀鬼胎的人?


        

汉高祖当年能够平定各方,也是历经千难万险,几次远征。


        

而到了晋朝,干脆就直接和世家们妥协了,大家平分权力。


        

可是如果这般,关中新政的推行显然又会变成一句空谈。


        

“师兄不相信我?”杜英问。


        

他一脸郑重。 记住网址m.xbequge.com


        

王猛看了看他,轻笑道:


        

“若是还是在华山之上的时候,余应当会说相信,可是现在身在其位而谋其政,余不能直接说相信。


        

正如仲渊之前和他们所说的那样,万事万物,终究要讲究一个道理,要讲究一个证据。”


        

杜英颔首,旋即说道:


        

“现在还没有证据。”


        

要想拿到证据,需要能够恢复和西域的通商,这件事关中已经在做了,但是西域那边已经和仲渊断绝联系太久,所以双方之间的信任培养仍然还需要一段时间。


        

而还需要有一支强大的海军舰队,能够下五洋捉鳖,显然杜英现在也拿不出手。


        

所以他没有欺骗王猛。


        

“行,那就这样。”王猛笑道,“仲渊尽管放手去做。”


        

“师兄不是不相信么?”杜英奇怪的看着他。


        

王猛一摊手:


        

“不相信归不相信,但是谁让你是杜仲渊,杜仲渊是余的师弟呢?


        

都已经上了你的贼船,这时候往下跳,还不得被淹死?”


        

看着师兄调皮的对自己眨了眨眼,杜英心中又是气愤他的弯弯绕,又是感动他的无条件支持,又好气又好笑之下,也只好说道:


        

“真是委屈师兄了。”


        

“是啊,早知道是条贼船,当初就不应该上不说,还帮你拉拢了这么多良民,当真是可惜。”王猛嘟囔一声。


        

“师兄现在还是跳下去吧。”杜英如是说道。


        

“不,在船上虽然累,但是这天下,洪水涛涛,乱世火烧烧,又去何处再找一条船呢?”王猛笑着回答。


        

顿了一下,他直接伸手指了指舆图:


        

“之后这条贼船开向何方,余管不着,但是现在这条贼船已经遇到一些小问题了,是不是需要一起修理一下?”


        

在舆图上,荆州兵马所在的地方都被重点标注了出来。


        

杜英会意,在师兄的心中,大司马,显然已经成为了杜英亟待解决的对手。


        

而舆图上另一个被重点标注出来的地名,则是:


        

枋头。


        

————————————————-


        

睢阳。


        

睢阳的攻城战进行了三日。


        

清扫城外斥候、攻克城周围的营寨,最后开始集中兵力填平护城河,准备攻城。


        

可以说年纪不大却久经战阵的荀羡,的确在睢阳城下展现出了一整套格外标准的攻城战术。


        

这让那些留在军中或者从龙亢郡随着谢万而来的参谋们如获至宝,一天天拿着小本本和笔,满战场的乱窜,遇到自己觉得重要的就写写画画,已经很难让人意识到,这些应该是在营帐之中高谈阔论、胜负了然于胸的幕僚。


        

一开始,军中将领们,甚至包括荀羡本人,对于这些参谋还是很不耐烦的。


        

嫌弃他们什么都想问一问,什么都想看一看,甚至投石机怎么布设的,都得在一轮战后拉着负责的将校好生问上半天,问的一群其实也主要是凭借多年征战经验行事的将校们,先是乖乖回答,后来是不耐烦,最后又是因为自己回答不上来而尴尬。


        

另外,一个个都是舞文弄墨的年轻人,不好好地在军营之中待着,非得要冒着矢石跑前线,若不是现在好歹只是有几个受伤的,还没有身死的,恐怕荀羡就要忍不住给他们下禁足令了。


        

但是三日激战之中,这些年轻人们拿出来的成果,也让荀羡感慨。


        

他们不但将荀羡所部常用的一些攻城战术,从斥候战到拔点战,再到最后攻城先登,一一整理成册,而且还直接写上了将校们的名字,让大字不识一个的军中大老粗们受宠若惊,而且他们还在军中办前线小报、编演话剧。


        

这小报,报道的就是前线将士英勇杀敌的事迹以及将领们如何身先士卒、做出了怎样鼓舞人心的指示等等,写完之后,考虑到军中识字人数不多,他们还专门弄了一些插画,连夜刻雕版、印刷,让将士们看图也知道我军正连战连捷。


        

因此极大地提振了士气。


        

更不要说那军中戏剧,更是杜英当初在关中用来提高士气的老手段了。


        

参谋们原来爱看,现在来演,也算轻车熟路。


        

晚上轮流巡演,所到之处,叫好声一片,甚至还有杀红眼的将士,差点儿直接把扮演胡人、在台上肆意作恶的参谋给打了的事故。


        

攻城战,不只是守城方要承担兵临城下、大军压境的心理压力,攻城方也一样需要承担从下向上进攻、伤亡几倍于敌的压力。


        

同时守军居高临下,视野更加开阔,攻城士卒每人负责一段城墙,自然也不知道其他地方的战事如何,自己这边以多打少却又迟迟不见进展,难免消极。


        

所以士气对于攻城方来说,其实相比于守城方更容易被消耗。


        

这些参谋们的活跃,显然为荀羡缓解了这个问题。


        

但也让荀羡很果断的把这些家伙的活动区域限制在了自己的中军。


        

只让他们远观,不可跑到前面冒险了,若是出了个好歹,军中上下非得红了眼要报仇不可,然而那就打乱了荀羡按部就班的攻城安排,反而容易出现破绽。


        

毕竟城中守军的数量也不在少数,荀羡打的这么稳,主要也是担心露出破绽之后被守军打一个措手不及的反击。


        

“哈哈哈,知道这些家伙有多难缠了吧?”谢万人未至,声先至,接着他的身影也跃入荀羡的眼帘,正手指着那些踮着脚眺望战场的参谋们。


        

荀羡拍了拍额头。


        

谢万又笑了两声,见老友神色不对,这才施施然收起来笑容,翻身下马:


        

“方才收到的传书,大司马已派前锋八千,在征虏将军刘建的率领下北上,不日将抵达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