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威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湘湘姐,你终于回来了!我好想你啊…”


        

半大的丫头,嘴最是甜了,抱着秦湘身子不松手,喜欢的不得了。


        

这边秦温抱着秦湘撒娇,那边秦家幺儿一家也走了出来。


        

“大哥,大嫂。”


        

秦家幺儿抱着自己儿子,孩子刚刚学会走路,此时皮的很,伸着手要往地上去。


        

而秦家奶奶则是被小儿媳搀扶着在后面,看到自己大儿子大儿媳只淡淡说了声来了。


        

然后就径直像秦湘走过去。


        

“湘儿啊,奶奶可想死你了。”


        

老人加快脚步,颤颤巍巍的走了过去。


        

秦湘看到连忙迎了上去,扶着奶奶。


        

“奶奶,我也想你。”


        

秦湘平常里虽然不怎么爱表达自己的感情,可对于自己的至亲,总是多了些例外。


        

“咱们进去坐着说吧,外面这天也挺热的。”


        

秦家幺儿终于是受不了儿子的淘气,直接将孩子放到了地上。


        

可孩子刚学会走路,一接触地还能站个几秒,可不一会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随即就嚎啕大哭起来。


        

大人们看着纷纷笑成一团,可还是心疼孩子,将孩子又抱了起来。


        

一家人进了屋子坐下,诺大的客厅了更加有了人气。


        

秦温坐在秦湘身边不愿走开,拉着她问这问那。


        

秦湘一边回答着她的问题,一边还要回着奶奶的话。


        

其他几人早就见怪不怪,每次秦湘来,都是这么受欢迎。


        

以前又一次秦湘来秦温去外婆家不在家,等小丫头回来了知道后,大哭一场说为什么没人告诉她一声。


        

后来秦父秦母要带秦湘来时,总会提前给自家弟弟打个电话知会一声,让秦温不有遗憾。


        

秦奶奶和秦温拉着秦湘说话,这边秦父则是和自家弟弟拉起家常。


        

秦家幺儿比秦父小好些,再加上结婚晚,和秦父站在一起不像是兄弟两个,乍一看更像是父子两个。


        

秦家幺儿很小的时候就没了父亲,小时候的记忆中,就是自己的母亲和哥哥含辛茹苦的照顾自己。


        

即使成年后,有了自己的工作家庭,但秦家幺儿也一直记得那些年母亲和哥哥得辛苦。


        

而两人如今的相处模式,也颇为像父子一样。


        

大多都是秦父在问,弟弟一句一句的回答。


        

如此的情况,已经持续很多年。


        

没有人觉得奇怪,也没有人质疑。


        

长兄如父,秦父对于自己这个弟弟来说,真的是父亲一样的存在。


        

就连秦奶奶也常对自己的儿子说,没有你哥哥,就没有现在的你。


        

所以两兄弟关系好,也是有道理的。


        

时间过得很快,一下午的时间就过去了。


        

秦父秦母本打算的是只在老家待一下午就回去。


        

可又招架不住母亲和弟弟的央求,又看秦温这丫头还抱着秦湘死活不撒手。


        

问了秦湘的意见,看她并没其他什么事,也就应下了今晚留在老家睡的事。


        

家里难得这么团聚一下,又想着孩子们喜好热闹,秦家幺儿就建议在院里里烧烤。


        

人多热闹,还请了隔壁邻居一起。


        

邻居也算是秦氏一大家族的,听秦奶奶的话说,往上他们几辈,两家爷爷的爷爷,也就是各自的祖父,两人是亲兄弟。


        

老人家总是将祖辈关系记得清楚,比着晚辈们重情义。


        

除了烧烤,秦家幺儿还考虑着老人家的肠胃,又炒了几个清淡点的菜。


        

人多,准备的东西也多。


        

邻居拿来几瓶好酒,几个男人凑到了一块,边喝边烤。


        

女人们就坐在那,坐等着吃就行。


        

“奶奶,吃点这个。”


        

秦湘给奶奶盛了一勺肉沫豆腐,老人牙不好,吃这个再合适不过。


        

秦温看到连忙将自己的碗也伸过去,撒娇道:“湘湘姐,我也要吃这个。”


        

秦温的妈妈看不下去了,轻责自己女儿不懂事,让她自己夹。


        

小丫头也不害怕自己妈妈,调皮一笑依旧缠着秦湘。


        

秦湘也不觉得麻烦,很自然的拿过秦温的碗帮她盛。


        

秦温妈妈叹口气,拿自己的女儿没有办法。


        

“哎呀,都是小孩子了,夹个菜又不是什么大事。”


        

秦母笑着开导她,看着秦温小女孩样也是喜欢的不行。


        

秦温妈妈无奈摇摇头,也不知这孩子到底随谁,天生就黏人的很。


        

反而是好性子的秦湘最得她的喜欢。


        

大家吃着喝着倒也是自在,可偏偏就来了几个不速之客。


        

因为邻居刚刚进出大门拿东西,门干脆就敞开着。


        

从门口经过的往里面一看就能看到院子的情况。


        

等秦家人看到来人时,想阻止已经晚了。


        

“咦,正好,你们两家都在啊,也省的我一家一家的跑。”


        

一脸上有些刀疤看着凶神恶煞的男人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几个混混。


        

也根本不管秦家的是不是欢迎他,直接大咧咧的坐在院子里一个空闲的位置上。


        

两家的人一看到来人,脸上的笑顿时沉了下来。


        

就连秦温都消去了笑,警惕的看着来人。


        

秦湘这几年虽然很少回老家,但多少也知道点情况。


        

这个男人是葛望,出了名的混混。


        

之前家也在这一片,后来卖了房就消失了一阵子。


        

再后来,就回来喊起他那些狐朋狗友,成立了什么劝卖大队。


        

对外说是纪氏集团的人,主要工作就是收这一片的地。


        

而纪氏集团,出了名的房产大亨。


        

几年前就开始收这一块的地皮,当初给的高价让人心动不已,很多人家都同意卖了。


        

也是因为如此,几线的小城市房价翻了一倍。


        

可如此高价钱的收地,怎可能不会让人多想。


        

虽然早早就划分到拆迁的行列,可纪氏集团给出的价格,高出这个城市的房价许多。


        

而那些犹豫的人,看着房价是一年一年的涨,心里也门清了。


        

知道这地皮还有升值的价钱,硬生生忍着不卖。


        

而这一片地皮最多的,就是秦家。


        

于是这个葛望,就开始了软硬兼施。


        

动不动就来sao扰一番,再苦口婆心状的和他们说是为他们好。


        

甚至几次言语威胁着,如果秦家不将这块地皮卖给他们,就让他们吃些苦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