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开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啊――”


        

常磐庄吾看着面前的电脑,忍不住伸了一个懒腰,三天的肥宅生活实在太快乐了,就是家里面变得一团乱,都来不及收拾。


        

事务所还在正常营业,作为老板的常磐庄吾在家休假,但是作为员工的黛真知子和沃兹还是得正常上班的,享受着快乐的社畜福报生活。


        

而常磐庄吾打了一个哈欠之后关闭了围达围棋网,魔王这个账号在上面已经达到51连胜了,新匹配遇到的基本上都是新手,最厉害的就遇到了一个差不多实力在业五的人。


        

常磐庄吾自己又专门开了一个自己下棋的号,取名叫做坂木老大,目前也是13连胜。


        

毕竟自己下一半然后开狗,这种行为着实太狗了,常磐庄吾自然不会做这种行为。


        

他只是想让这个世界的棋手体验体验和狗下棋的感觉而已,目前体验过的人都感觉感觉很好,100手之内必认输。


        

一个账号狗专用,一个账号人专用,完美。


        

常磐庄吾习惯性的点开新闻看了一眼,了解一下世界风云变化,免得到时候跟人家聊天,别人说的啥自己都不知道。


        

曰本这边热搜最火的还是刚出道的怪盗基德,出道即巅峰,以怪盗魔术师形象和一身纯白衣服受到无知小姑娘的追捧,一下子成了曰本最耀眼的明星,甚至很多明星都表示自己是他的粉丝。


        

虽然怪盗基德已经成了警视厅的头号通缉犯,通缉令贴的满大街都是的,但还是不妨碍众多粉丝的喜爱,怪盗基德也绝对是曰本这边的热搜体质了。


        

但凡出现,不用出现,预告函送去警局就一定会上热搜,甚至有一大堆粉丝聚集在即将出现的地点,手上还拿着各种各样应援的东西,好像是在迎接什么天王巨星登场一样。


        

你以为怪盗基德是最大赢家吗?大错特错了。


        

作为经常被怪盗基德光顾的铃木财团,早就在第一时间申请了怪盗基德名字和形象专利等等,直接把怪盗基德当成一个IP开发了。


        

而且怪盗基德这个家伙和盗圣白展堂一样,偷完东西之后就又给他送回来了,一个宝石加上了被怪盗偷过的这个故事,还升值了不少。


        

更不要说,铃木财团靠开发怪盗基德这个IP赚了多少钱了,各种各样的周边,甚至还准备拍电影了。


        

你以为怪盗基德很牛,每次都可以偷到东西全身而退,留下怪盗的传说,其实剩余价值都已经被资本家榨光了。


        

常磐庄吾翻了翻热搜,各个国家都差不多,明星永远是热搜上的常客,离婚,结婚,电视剧,电影。


        

毕竟现在娱乐才是大家最关心的事情,只要享受科技发展的红利就可以了。


        

至于现如今研究出来的基础科学是不是已经逐渐快被吃透了,支撑不起后面科技的快速发展了,没有人会在意。


        

常磐庄吾百无聊赖的往下翻了翻,基本上都是各种各样的娱乐新闻,但突然在最底部看到了一个奇怪的标题。


        

警视厅刑警严刑逼供造成一人死亡。


        

本来躺在地上的常磐庄吾用手在地上一撑坐正了身子,推了推自己的眼镜,点开了这个热搜看了起来。


        

一天前,警视厅被爆出来刑讯逼供的事情,其实这也不算是什么热闹的事情了。


        

长久以来,活跃在曰本刑事辩护第一线的常磐庄吾,对这种事情早就见怪不怪了。


        

尤其是在冤案的平反过程当中,几乎大部分冤案都和刑讯逼供有着大大小小的关系。


        

很多人感觉曰本警察西装革履,文质彬彬的,所以不会严刑逼供,其实是一个笑话。


        

不要说乡下的县了,就算是警视厅爆出来的事情也不少,更不要说检察厅的屁事就更多了。


        

尤其是网络的迅猛发展,经常不时的会有一些涉及刑讯逼供的案曝光出来,通常都很容易把刑警和刑讯逼供画上等号。


        

即使曰本警视厅这边早就出台了各种各样的相应措施,并且在警察内部加强宣传,但是这一现象仍未能绝迹。


        

这种观念,尤其是在老刑警当中根本根除不了,对方认为只要可以获得线索,撬开对方的嘴,就算用刑讯逼供也没有什么事情。


        

至于什么犯人,犯罪嫌疑人之类的,有一些自负的老刑警认为只要自己根据线索找到了,就一定是犯人。


        

剩下的就是让他们认罪,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就算这种方法是错误的,也比让他们逍遥法外来的强。


        

当然了,现在的刑讯逼供和古代也不一样了,以前是摧残肉体,现在更多的是类似于24小时不间断的询问这种折磨精神的方法。


        

照电灯,车轮战,氛围恐吓的手段多了去了,连续突击72小时车轮战审讯几乎没有多少人可以支撑的住。


        

但是这一次,刑讯逼供居然死人了……这个可就是大事了,说不好又要游行什么的了。


        

检察厅一般和警视厅是同穿一条裤子的,不过这种案子出来,恐怕这一条裤子在这个案子里面是穿不下去了。


        

说不定检察厅那边肯定已经启动了程序,准备对警视厅这边动手了。


        

常磐庄吾突然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而另一边,黑藤家的住宅里面,一个烟灰缸擦着黑藤淳平头摔到了地上,黑藤淳平看着在地上粉碎的烟灰缸,身后不由冒出一身冷汗。


        

如果不是刚才自己躲的快,这个烟灰缸就砸在自己头上了!自己的脑袋非得开花不可。


        

就因为自己把一个废物的眼睛弄瞎了,自己父亲就想把自己杀了?!这还是自己亲爹吗?!


        

黑藤櫂斗生气的一拳锤在了桌子上面:“你这个王八蛋!除了惹是生非之外,你还会干什么事情?啊?你会做什么?”


        

自己也算是英明一世了,甚至还能被称之为政坛的一股清流,怎么生出个儿子,连个狗屎都不如!


        

除了惹祸,就是惹祸,别说长脸了,能消停一个月都能算是烧高香了。


        

自己和他妈,18年前那个晚上都冲动了啊!


        

看着在地上摔碎的烟灰缸,清水一下子激动了起来,赶紧一把拉住了自己的丈夫,生怕他下面还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你干什么?干什么啊……”


        

刚才那个烟灰缸要是砸到自己儿子头上,非得住院不可。


        

黑藤櫂斗越想越气:“他差点弄瞎别人的眼睛,如果不是我的面子,他现在都已经进检察厅了。”


        

自己正在竞选的档口,能出这种事情,就算是亲儿子,自己都恨不得掐死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