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7.火野映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目暮警官的家并不大,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寓房,常磐庄吾刚进来的时候是一个年轻的女性热情的开门。


        

这个女性虽然留着长发,刘海把前额也挡住了,但是仔细观察的话还是可以发现头上有伤痕的痕迹。


        

如果没有猜错的话,对方就是目暮警官的妻子目暮绿了,东京警视厅爱情故事的女主角。


        

年轻时候的不良少女,因为受到警察的保护,后来和那个警察结婚了。


        

“不好意思,还麻烦您过来一趟,十三正在里面等你。”目暮绿看起来很温柔的样子,完全看不出来,年轻的时候会是一个不良少女。


        

常磐庄吾听到这话,笑着点了点头:“是我打扰了。”


        

虽然知道目暮警官突然叫自己来估计不会有什么好事,不过自己还是过来了。


        

因为传说当中,只要在柯学世界和主要关系人物混熟,就可以成为主线人物,凶杀案就找不上你。


        

而且成为主线人物之后,还会拥有不死之身,君不见作为反派的酒厂不仅一大堆卧底,还死了一大堆,但是主线的红方人物一个没死,全部都活蹦乱跳的。


        

只不过常磐庄吾进了大厅之后,看到大厅聚集的人,有些惊讶的推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


        

妃英理,古美门研介,深山大翔,旁边那个女的好像是他的同事,叫什么忘记了。


        

还有看起来大概40多岁的大叔,看着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但是根据旁边其他人的职业推测,这个大叔八成也是律师。


        

这是什么情况?律师聚会吗?


        

目暮警官看到到来的常磐庄吾,很热情的说道:“常磐老弟,你来了呀,真的是辛苦你了,还麻烦你跑过来一趟。”


        

“看起来,今天不是吃饭这么简单吧。”看到打哈哈的目暮警官,常磐庄吾笑着说了一句。


        

目暮警官听到这话,有些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自己的头:“就知道瞒不过老弟你。


        

其实是有一个朋友,他想委托你一个案子,但是联系你们事务所的时候,说你正在休假,目前不接案子。


        

可他很有诚意,甚至还亲自去你家了,可是去了三次了,每一次敲门都没有人开门,就只能联系我帮忙了,实在是不好意思了。”


        

“???”


        

常磐庄吾听到这话满脸问号的,有这种事情吗?自己通常都在家里面呆着的呀。


        

目暮警官似乎看出了常磐庄吾的疑惑,赶紧解释了一句:“大概是的傍晚五点钟左右的时候。


        

因为他只有这之后的时间才有空的,有一次他还等到了晚上,可是也一直没有见你回来。”


        

晚上五点钟之后……自己通常都出去觅食了,因为外卖费实在是太贵了,而且很多好吃的店都不提供外送。


        

还有一次夜不归宿……大概是自己去铁龙拉面馆,那个老板拉着自己讲了一大堆终于恋爱之后的事情,自己当天都不知道吃的是拉面还是狗粮了。


        

这样说的话……那个三顾茅庐的家伙跟自己还真是,该说是有缘还是没缘呢?


        

“先别说这么多,你也快坐吧,到时候我朋友来了,会跟你解释的。”目暮警官赶紧拉着常磐庄吾坐了下来,生怕对方会跑掉一样。


        

常磐庄吾坐在除了主座唯一剩下的空位上面,旁边的人看到到来的常磐庄吾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喝着茶。


        

目暮绿很快也准备好了一杯茶放在了常磐庄吾的面前,说了一句人马上就到了,请各位耐心等待一下。


        

常磐庄吾笑着点了点头,拿起面前的茶杯喝了一口,有点浓了。


        

常磐庄吾看了一下眼前的几个人,想想也知道目暮警官没有这么大的能量,可以把这些人召集在一起,只能是他那个朋友。


        

妃英理是目暮警官曾经的同事毛利小五郎的妻子,两个人分居十几年还没有离婚。


        

而且估计每年什么各种纪念日还在一起过,顺便睡个觉啥的,这十几年没有给他们女儿弄个弟弟,都已经是意外了。


        

不过表面上两个人还是装作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但目暮警官本身也认识妃英理,自己真的去请的话,不一定请不动。


        

深山,目前就职于斑目律师事务所的刑事专业部门,只要和他们事务所谈好,接下案子,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那最后就是自己的老师古美门了,也是唯一难搞的家伙,真难为他还能在这里安安静静的坐着……


        

不对,完全没有安静,就是一分钟都动了十几下了,像是一个多动症小孩一样,和其他人形成鲜明的对比。


        

目暮警官的朋友会召集这么多律师,还是在业内这么神通广大的,还真是让人好奇这个朋友到底是谁?


        

到底是什么案子需要这么强大的团队,常磐庄吾不用想都知道,肯定是最近已经发酵起来的刑警刑讯逼供事件。


        

涉事的两个警察就是警视厅搜查一课的两名警察,换句话来说的话,就是目暮警官的下属。


        

同样的事情,可能发生过很多次,都是不了了之了,但是有一次,不知道为什么就会突然发酵了起来,引起轩然大波。


        

已经有数个国会议员和大大小小的知事等一系列官员发声了,表示要严惩这个事情,一定要彻查,严厉打击警方的刑讯逼供这一行为。


        

毕竟这个时候可是刷名声好感度的时候,马上就要进行下一届的选举了,大家都可是很紧张选民当中的选票。


        

不要管人说的对不对,只要把选民哄好就可以了,拿到选民手上的票比什么都重要。


        

至于这两个警察有没有刑讯逼供已经变得不重要了,反正在大多数人看来,人是在你面前死的,你就一定有责任。


        

要不然那么一个好好的人,为什么会死?你审问的时候肯定是有问题,那就一定是刑讯逼供。


        

简单来说,这个案子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案子,这么简单了,不仅涉及到警视厅,检察厅和法院之间的博弈,上层国会,还有正在进行的东京都知事的选举,各种各样的人物都掺杂其中。


        

太复杂了,除非你能拿出全程的审问录像,只不过除了凶杀案等一系列重大的案情之外,普通的案子审问过程是不会录像的。


        

这种案子不管是谁来了都不能有必胜的把握,因为不确定的因素实在太多了。


        

像是这种案子,古美门老师理论上是不可能会接的,因为可能是会影响到他100%的胜率。


        

当然,如果有一张可以随便签数字的支票,或者一个他喜欢的类型的女人,也不是绝对不可能……


        

财色头上一把刀呀……


        

常磐庄吾正在默默喝着茶的时候,目暮警官家的大门响起了敲门声,目暮警官很热情的跑过去开门。


        

很快两个人走了进来,目暮警官身边还有一个穿着西装,胸前别着一个红色羽毛的男人。


        

怎么说呢,这个家伙感觉很有亲和力一样,给常磐庄吾一种很微妙的感觉。


        

西装男子笑着坐在了主位上面,和众人打了一句招呼:“感谢各位百忙之中可以抽时间来这里,十分感谢,我的名字叫做火野映司,也是各位这次的委托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