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DAY42 蜂后危机(中)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太阳一点点的落下,月亮略显娇羞,躲在云后略微的露出了明亮的双眼。


        

整个后巷寂静了,除了不时的沙沙声表明仍有工蜂在游荡——很显然,这整个巷都被当成了它们的领域。


        

而那些忽然出现的清道夫们,则打破了这份宁静。


        

“##*#%#*%*#(无法理解的嘈杂语言)”


        

清道夫们用着听不懂的语言交流,也许是在抱怨,也许是在感叹,又也许是在愤怒……不过他们游逛了许久也没能看到像以往一样在外游荡的,丰富的“燃料”。


        

“##%*%#(为什么今天的“燃料”都不见了?)”


        

“#*%#*###*%#(不知道,平时燃料应该到处都是的,难不成是藏了起来?)”


        

“%*%#(前面,有动静。)”


        

也许是发现了不对劲,一只三人的清道夫小队的速度慢了下来,在一起交谈着,然后又忽然停下。


        

三个人背靠背站成了三角形,有序的向着一处堆放着板箱的地方靠近。


        

忽然,一个黄色的影子钻出,三个清道夫迅速将其包围,然后一人一镰的砍下。


        

“乒——噗——”


        

先是镰刀与硬物碰撞的声音,随后才是割开了血肉的声音。


        

一些黄白色的液体从工蜂的肚子里流了出来,几个清道夫这才看清他们攻击的是什么生物。


        

“##*%%#%(这是什么东西?)”


        

“*#%*#*(不知道,但是“燃料”不好,烧不了多久。)”


        

“*###%*%*#(快宰了这个东西,它在反击。)”


        

工蜂对于三个攻击了自己的人也毫不留情,用尖而长的前肢贯穿了其中一个清道夫的胸口,然而清道夫并不在意,仍旧用着镰刀挥砍,亦或是像剁肉馅一样在工蜂的身上戳出一个个窟窿。


        

工蜂也在反击,一次次的击穿敌人亦或是撕咬,清道夫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损伤,但是没有一个人倒下。在这样的围攻中,工蜂终于倒下了,三个清道夫来者不拒,在工蜂的尸体中提取着“燃料”。


        

“%##*#*##%(“燃料”不好,伤势,不能回复太多。)”


        

“*%##*#%*(太麻烦了,不想处理,希望能遇见正常的“燃料”。)”


        

“##*#%#*#(但愿不会再遇到一只这种东西。)”


        

随后三个清道夫越走越远,渐渐的


        

离开了江陌言等人的视线范围。


        

而这一幕,在“音之巷”的各处都有发生。


        

在公司外,没有抑制的情况下,工蜂的伤害足以击杀落单的清道夫,但是清道夫大多成群出发,且不会被孢子感染,还能从工蜂的尸体中得到“燃料”恢复自身,这就使得战况向着清道夫的一边倒了。


        

哪怕是面对一个三人的清道夫小队,可能都需要至少两只工蜂才能处理。


        

“看来这一晚上,工蜂就会被清理掉不少了,正好方便我们明天办事。”


        

江陌言缓缓坐下,不再向外张望,琳也在江陌言一旁坐下,对江陌言一阵吹捧。


        

“小陌早就猜到了吧,小陌最厉害了,小陌赛高!”


        

“停,打住。”


        

江陌言伸出手,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随后把刚刚坐下来的时影拉到了自己与琳的中间,靠在时影的身上,随后闭上了眼睛。


        

时影摇了摇头,拍了拍江陌言,说道:“前辈,该轮班了,你去沙发上睡吧,琳姐你就去床上和北凌安银挤一挤吧,辛苦了。”


        

“影子,你不也没睡吗,直接叫白昼值班,你也去睡吧。”


        

江陌言闭着眼睛,缓缓的说到。时影摇了摇头,笑着说到:“是我主动要和前辈一起看的……让别人替我不太好……”


        

“反正我们有六个人,剩下三个人每个人都轮班看两个小时吧,还有6小时,天也就亮了。”


        

江陌言睁开眼睛,起身,拉起了时影向着房间里边走去。


        

“诶,小陌,等等我啊!”


        

三个人并排走进了房间,江陌言被挤在了最中间。


        

这屋子是三个人借来的……确实是借来的,只住一晚上就离开,至于!!!房间的主人……反正江陌言等人进屋时只发现了一只工蜂与一具无头尸体,他们杀了工蜂,帮主人报了仇,想来主人家也是不会在意的。


        

时影进了书房,琳则在和江陌言贴贴之后进到了主卧中。


        

江陌言一个人在客厅,看了看熟睡的白昼,不怀好意的笑了笑,走进了厨房。


        

“啊,咖啡粉咖啡粉……在这里……然后多加一点……唉,手抖了……没有大碍……好,浓缩咖啡,大功告成!”


        

端着托盘,看了看里面的浓缩提神咖啡,江陌言开始叫醒白昼。


        

“喂,醒醒。”


        

江陌言用力摇了摇正以一个“卜”字型躺在沙发上,呼呼大睡的白昼。


        

“啊……到早上了吗……好困……”


        

“清醒清醒,我冲了咖啡。”


        

白昼不情愿的坐起来,接过咖啡,看也不看就一口气闷下去半杯,随后“哇”的一口全部吐了出来。


        

“哇,好苦,哈嘶哈嘶……好苦啊……”


        

“噗。”


        

江陌言没憋住,笑了出来,拍了拍白昼的后背,说道:“到点了,去值班啦……来让我躺会……”


        

白昼不情愿的起身,随后向着阳台走去。


        

“哈啊~”


        

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随后便躺在沙发上,双手并拢放在胸前,平稳的进入了梦乡……


        

———————————————————


        

天亮了,江陌言是被值班的安银叫醒的。


        

“醒醒呐,大懒虫~大懒虫快醒醒呐~”


        

“别摇了,快要散架了……”


        

江陌言一只手推开了安银,另一只手无奈的捂住了眼睛。


        

“好了好了,快起来呐~要去吃饭了呐~早饭,早饭~”


        

“这就去,这就去……对了,昨天有什么状况吗?”


        

安银拄着下巴,思索了一下。


        

“没有什么大事呐,除了一队5只的清道夫与4只工蜂发生了激战~工蜂险胜呢~最后剩下的一只工蜂被我赐予了奖励呐~”


        

看着依旧是面无表情,仿佛是死机的机器人一般的安银,江陌言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明白了,随后便起身,走向洗手间洗漱。


        

看见江陌言去洗漱了,安银也迫不及待的来到了餐桌前,安银一手拿刀一手拿叉,像个孩子似得敲着桌子。


        

“蛋糕,蛋糕~曲奇,曲奇~甜食最好了呐~”


        

虽然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是欢快的语气让每个人都明白了她此时的心情。


        

“但是我还是觉得早上起来吃一些带咸味的东西好——吸溜——”


        

在一旁嗦着方便面的白昼说道。


        

“哼,爱吃咸口的都是异端呐~要被放在处刑架上用火考呐~烤到滋滋冒油……吸溜。”


        

安银说着说着还留下了口水,但是很迅速的吸了回去。


        

“喂,不要一脸平静的说出那种恐怖的话啊喂!还有,你刚刚吸口水了吧!”


        

“没有,绝对没有。”


        

“不可能!你绝对有!”


        

琳和北凌一人端着一个盘子从厨房里出来,看见了快要打起来的两人,无奈的叹了一口气。


        

“你们吵的都听见了……喏,早上起来吃小米粥吧,配菜……有培根,煎蛋,也有曲奇饼干……喜欢吃什么口味的就自己配……”


        

“好耶!我开动了!”


        

“我也一样!”


        

看着迅速冲到桌子上的两人,琳和北凌笑了笑,随后也坐到了桌子前。


        

“呐呐呐,好多好吃的!甜食~诶!你不是刚吃完方便面吗?”


        

“怎么了,一桶面我没吃饱不行啊?”


        

“哼,你是猪吗,那么能吃呐?”


        

“我一大老爷们能吃很正常吧……你不是甜党吗,跟我抢培根干嘛?”


        

“哼哼哼,本大爷不仅是甜党,更是肉食主义者呐~捏哈哈哈~”


        

“混蛋!要吃去盘子里夹,别上我碗里抢啊!”


        

“略略略~我乐意~”


        

琳和北凌也在一起交谈着什么……


        

“喂,北凌,我说啊,你也要大胆一点啊,只有这样……”


        

“不是……真的可以吗,万一……”


        

“别怕别怕,我看影子就是有一点傲娇罢了,跟我家……”


        

“可,可是……”


        

“你忘了,你当初都A上去了,继续冲啊,闪什么……”


        

“我,我会继续加油的,还有……”


        

“对,你今天不是特意做的三明治吗,我跟你说……”


        

江陌言也从卫生间里走了出来,看了看打打闹闹,有说有笑的四人,问道:“时影呢?”


        

“哦,影子刚刚说去值班了,让我们先吃……对了,还有一件事……”


        

琳用胳膊肘怼了怼北凌,北凌有点脸红,和琳对视了两秒,在后者鼓励的目光下,一撑桌子,干脆的起身,这一举动不光引起了江陌言的注意,抢食的两人也抬头看向北凌。


        

江陌言清楚的注意到,安银发现白昼抬头后,趁机从白昼的碗里夹走了一整块培根,迅速的塞入嘴里才抬头。


        

“江陌言前辈坐我这里吧!我吃完了!我去给,给时影前辈送,送饭!”


        

随后,北凌红着脸,低着头,拿着一个小盒子迅速冲向了阳台。


        

江陌言看了看北凌冲出去的背影,感觉其速度貌似已经不逊色于漆黑噤默了……


        

“好了,各位,快点吃饭吧,吃完饭检查装备,我们快要出发了。”


        

“好的。”


        

“嗯。”


        

“好的呐!”


        

江陌言开始埋头吃饭,琳开始趁机揩油,而安银和白昼……


        

“臭安银!你什么时候抢的我的培根?!”


        

“略略略~自己不注意又能怪谁呐~”


        

“你是不是有点什么大病啊!”


        

“你才有大病呢,和小叶子比起来有过之……好吧,我承认还是小叶子的病更重一些……”


        

远在L巢内的叶痕:???


        

与此同时,在公司内部,新的一天也在开始……


        

原本设置为此地面上慢了近50倍的时间,因为这一场意外,又一次恢复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