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焦炭评级 (求推荐和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呼,呼!”袁富贵的鼾声在屋子里来回游荡着,可是苏长空依旧睡觉不着。


        

他索性不睡了,架起了从学校带来的金相显微镜,还好王家山搞炼焦有发电机和蓄电池,为显微镜通上电后,又把今晚扒出来的焦炭,做了一个小样,放在这在显微镜下观察。


        

不是苏长空不想用自己人眼显微镜,主要是太贵了,虽然苏长空现在账面上有不少的声誉值,可是一想到元素分析是按分钟计数的苏长空宁愿自己麻烦一点。


        

在显微镜下主要是观察焦炭的气孔率和裂纹度,气孔率主要是焦炭上的气孔,气孔主要影响焦炭在高炉中燃烧反应快慢。


        

苏长空在显微镜下观察后判断出焦炭的气孔率超过了30%,心里总算放心了,毕竟王顺他们靠观察外观还是没有在显微镜下观察保险。


        

“碰,碰!”天刚一亮屋外就传来了的重物落地声,把袁富贵给吵醒了。


        

迷迷糊糊地袁富贵本想骂上几句,可是一见苏长空没在,袁富贵立马就从床上弹了起来,夺门而出。


        

“长空,你不会又没睡吧?”袁富贵问。


        

“睡不着,就想赶紧把活做了。”苏长空抬头道。


        

袁富贵见苏长空眼睛全是血丝,知道他没睡,此时的袁富贵心里有点不是滋味,可是眼前的活又这么多,叫苏长空去休息,显然苏长空又不会去。


        

突然袁富贵不知怎么了,他抢过苏长空手里的筛子,“长空你坐在边上休息,指挥我怎么做了。”


        

“好啊,我还真有点累了,你来筛一下,我来记录。”苏长空捶了捶自己的腰道。


        

上文中提到的裂纹度需要用米贡转鼓的方法来试验,实验主要方法就让焦炭从1.8米高处落下落下两次,然后用直径80,60,……到10的筛子进行人工的分级称重,并计算各级筛分重量。


        

“长空,你这得地上有上50多斤焦炭吧?”袁富贵没筛几次就感觉这事没自己想像的那样轻松。


        

“小苏,我又抬了一百斤来了,你看够不。”王顺突然带着人来了。


        

“够了,够了。”苏长空道。


        

就这样一直筛分早饭后,袁富贵称了一下地上的焦炭。


        

“够,够,30斤。”累得直接坐在了地方。


        

接下来的事就可以用机器了,转鼓是苏长空在西山机械厂自己焊的,其实就是一个圆桶,一头接着电动机,将之前筛选好的焦炭倒入转鼓中,启动电机4分钟后,由于焦炭在转鼓中相互撞击,此时之前倒进转鼓中的大块焦炭已经变小。


        

“富贵,别坐着了,赶紧继续筛,把直径40mm和10mm的焦炭筛选出来。”苏长空关掉电机后道。


        

“好呢,就这两种规格,一会就好。”袁富贵立马开始干活。


        

很快直径40mm和直径10mm的焦炭被筛选出来了,袁富贵立马称好总重量,并用计算出直径40毫米和直径10毫米焦炭的占比。


        

就这样得到了抗碎强度M40,耐磨强度M10这两个指标。


        

“长空,M40为73%,M10为9%,长空,这指标如何啊?”袁富贵算好了后,立马好奇问苏长空结果。


        

“刚好过冶金3级焦煤的门槛。”苏长空道。


        

“什么,这就过3级了!”一边的王顺激动道。


        

“王叔,不就一3级吗,一听就是最低级的。”袁富贵不以为然道。


        

“小袁,你不了解情况,要是这以后出的焦都能达到3级,我们这焦就不愁卖了。”王顺解释道。


        

“王叔,这只是焦炭的强度指标,还有灰分的指标呢,这炉子还得改。”苏长空提醒道。


        

“对,对,这事情那能这么容易。”王顺先一愣,后面似乎又想明白了。


        

“上次去别人钢铁厂推销焦炭的时候,没听过什么灰分啊!难道是小苏在敲打自己?”


        

没一会苏长空就把王顺给支走了。


        

袁富贵又恢复了嘴贫的习惯,“长空,你刚才说炉子要改这事,是话里有话吧!”


        

“富贵,话里有话这事等一会咱们忙完了我再告诉你。”苏长空神秘一笑。


        

袁富贵立马紧张了起来,嘴里小声说,“不是已经把焦炭的评级完成了吗?”


        

“咱们平时做实验,可是都是要足够的样本,今天这才一组数据,不能说明问题的。”苏长空道。


        

“搞了半天,这才刚刚开始啊!”袁富贵一下子就蔫了。


        

一天后,焦炭这边的事情给处理好了,这立马就要去西山机械厂的另一个分厂,这个分厂距离西山机械厂特别近。


        

这个分厂主要是烧结矿,烧结矿可以说是炼钢史上的一个重要进步,烧结矿实际就是人造矿,将铁粉与黏合剂加水混合后,放在炉内进行烧结,在烧结过程中,黏合剂中的生石灰等可以让矿粉结块,由于块具有一定的强度和气孔,方便烧结矿在高炉中充分反应。


        

苏长空到了分厂立马就安排工人按他的方法进配料,不过没有急着将料倒入烧结窑中,而对烧结窑改进改造。


        

国内的烧结技术还是比较的落后,70年代以前一般的小钢厂都是用平地吹,也就是鼓风机向炉内吹气,西山机械厂的烧结厂更狠直接放到烧结窑中,连风都吹,再用煤一烧,就直接就完事了。


        

苏长空一看这种土法烧结就明白了,西山机械厂为什么炼钢的原料成本高了,土法烧结相当浪费煤,而且还污染环境,其实只要加一个向窑里吹气的机器,这成本自然就下来了,这也是这个时代的特色,有些工艺明显可以改进,可是却能坚持很多年,那怕有新方法也不愿意改,一个卡车可以生产几十年不改。


        

加上苏长空也对烧结厂没想法,于是就想了一个最简单有效的方法,加了一台鼓风机。


        

可一边的袁富贵对苏长空如此简单的改进有了想法,


        

见边上没人,他小声说,“长空,还是你高啊,咱们现在把宝压在王家山那里了,这烧结厂你这样随便一应付,要是那天翻脸了,你还有后手吧?”


        

“就你事多,后手当然是有了,你以为王顺和莫小聪的小舅刘阳就由咱们拿捏了,过几天这事结束了,搞不好随便给点好处就把咱们就打发了,你跟王大山透露一下咱们的想法,王大山这人见过世面,眼光不是王顺可比的,王大山应该明白跟咱们合作的好处。”苏长空道。


        

“长空,你可别犯什么错误啊,咱们要是开口要钱,这就让人抓住把柄了!”袁富贵道。


        

“算你不有点脑子,我要钱又没地方花!”苏长空没好气道。


        

“对啊,你的钱,平时还是我保管呢!”袁富贵反应了过来。


        

接下来,苏长空没有说话,他在想从王家山和西山机械厂要到的好处,


        

“要是能把西山机械厂的那套小型的炼钢设备搞到了王家山,等袁教授回来这事情就好办了,无论是经费还是实验的场所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