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功成身退 (求推荐和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什么,叫我涨价!”王大山吓了一跳。


        

“对,就是把焦炭的价格提高2成。”苏长空肯定道。


        

王大山没再问,而是在想苏长空到底是什么意思,“焦炭的成本至少下降了3成,苏长空却让自己涨价两成,这到底是为什么?”


        

连一边的袁富贵也听得一愣一愣的,他实在不明白苏长空在想什么。


        

沉默了几分钟后,王大山开口了,


        

“长空,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我老丈人也来了,这次就是来谈价格的。”


        

“好,那就让王叔去说,你们碳可是三级焦炭,不能像以前焦炭算价钱了。”苏长空道。


        

“长空,这,这……”王大山最终还是没有问原因。


        

苏长空其实是想试试王大山的想法,看看王大山有没有过河拆桥的想法,离开的时候,苏长空在王大山耳边低语了几句。


        

王大山立马高兴地点了点头,随即就去找他老丈人王顺了。


        

袁富贵可是一个心里藏不住事的人,


        

“长空,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啊?”


        

“你怎么不担心炼出来的钢好不好啊!”苏长空笑道。


        

“这还用问吗?你办事我放心。”袁富贵道。


        

“那不就得了,既然你这么放心我,那以后王家山的事,我让你来处理如何?”苏长空道。


        

“好啊,好啊!”有了好处的袁富贵立马就不再纠缠苏长空了。


        

晚上,西山机械厂的领导几乎都来了,连一直都没露面穆厂长也出现了,一个年近60岁的老头。


        

大家都在车间等,等最后的结果。


        

因为这次炼钢从焦炭,石灰石,白云矿用量减少了2成,炼铁和炼钢的时间缩短了近五分之一,从这个情况来看,只要质量过关,西山机械厂的炼钢基本就保本了。


        

可是苏长空这次工艺改进基本从原料到平炉,从设备到操作,可以说改进的空间太大了,这一下在西山机械厂造成了轩然大波,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最后钢材检验上。


        

钢材的检验一般是确定碳,硫,磷,硅,锰等5种元素,此时不像后世,由于仪器的测量技术的进步,有钢五大元素的一体分析机,甚至也有电火花直读光谱仪,观察主要是靠激光让原子处于激发态后发出的光谱,功能跟苏长空眼睛的光谱仪功能是一样,只不过苏长空的光谱仪没有激光的激发功能,所以苏长空面对非激发态的物质是不能接收光谱的。


        

话面再回到西山机械厂的实验室里,苏长空在里面晃悠了一圈,


        

“不愧是秦川航空发动机厂的下属厂,这实验室仪器就是一流,就是好像没怎么使用啊!”


        

苏长空感慨了一圈之后,袁富贵也开始忍不住吐槽了,


        

“碳元素采用气体容量法,硫元素采用碘量法……,我的乖乖,这五种测量方法这里居然都搞定。”


        

“老袁,你也别感慨了,做试验那几个人都是从253所请来的,这东西平时就是摆设罢了。”莫小聪道。


        

苏长空摇了摇头,多好的东西啊!


        

此时的元素检测主要还是用化学的方法,比如磷在酸中生成磷钼酸,再与有机沉淀剂沉淀后最后再进行灼烧称重。


        

或许是西山机械厂希望快点看到结果请来了5组人,同时做,到了半夜12点终于出了结果。


        

“穆厂长,你们这次是从那里请来的专家,你们厂的情况,我可是知道的,可是今天这数据太漂亮了,硫含量0.045%,尤其是这磷含量0.042%,这标准已经是普通钢的优秀了,上这么大台阶不容易啊!”负责实验的人把报告给递给了穆厂长。


        

“马主任让你费心了,这次请了秦川工业大学的袁教授来帮忙的。”穆厂长道。


        

为什么是袁教授呢,这当然是苏长空早已经想好的说辞。


        

“没听说过啊,秦川工业大学,冶金专业的好像没有姓袁的?”马主任道。


        

“马主任好,我老师是秦川工业大学的航空材料专业的袁初教授。”苏长空那里会放过让袁教授出名的机会,这可是为以后铺路的事,毕竟搞研究的这个名气很重要。


        

“搞了半天是他啊!”马主任拍了一下脑袋,又说,“怎么没见他人啊?”


        

“袁教授去京城开会了,之前已经把方案做好了,让我来执行。”苏长空道。


        

“不错,不错,这炼钢可是不比实验室,这么长一个流程都由你来管理,这炼出来的钢还这么好,难得,难得。”马主任夸道。


        

又了聊了几句马主任才放过苏长空,而还留了联系方式,叫苏长空有空去253所看看。


        

这结果一出来,刘阳这一派的人那是相当的高兴,连一直在观望的炼钢车间刘主任也在心里暗自庆幸自己留了一条后路。


        

苏长空依旧很淡定,他知道接下的事依旧相当的严峻,这年头可没有什么知识产权的概念,也不怪之前的专家不给西山机械厂改工艺方案,一来就算改了,也不见得立马有效,二来就是改的再好也就几百块钱,而且风险还太,还不如来了之后说几句,挣点出场费实在。


        

“长空,怎么人都走了啊!”袁富贵有点失望道。


        

“我去,你居然还去换了衣服!”苏长空没好气道。


        

“我这正等着人家表扬我嘛,看来多余了。”袁富贵也看出一些端倪了。


        

苏长空一看袁富贵就像霜打了的茄子,于是又说,“我看你这干部装一穿袁专家的派头十足,今天已经都凌晨2点了,人家进了回去睡了,明天估计要表扬你呢!”


        

“说得也是哈,今天太晚了!”就这样袁富贵就跟苏长空高高兴兴地回去住的地方了。


        

第二天早上,依旧在苏长空他们来的那间破屋里,苏长空收拾好切割机,砂轮机,金相显微镜后,袁富贵依旧在门口等消息。


        

到了中午,怄气不过的袁富贵中午饭也不吃了,跟苏长空两人骑着借来的自行车回学校去了。


        

“长空,你说这人咱就这样啊,这才刚开始就拆桥,还有莫小聪也是一个靠不住的主,还是长空你有远见,处处留一手。”袁富贵报怨道。


        

“谁叫咱们没实力呢!”苏长空又回头看了看远处的西山机械厂。


        

“长空,老袁等等我!”莫小聪骑着车追了上来。


        

莫小聪追上苏长空后,立马给了苏长空一个信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