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项目下来了(求推荐和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接下来的几天,虽然这次苏长空成功的击碎了流言,可是还有刘教授这颗定时炸弹,总让人有点不安。


        

可是苏长空没有闲着,他依旧在实验室准备着各种各样的配件,以方便袁教授回来后就可以大干一场,可是苏长空都有一种不详的预感。


        

作为后世的航空发动机专家,他对贝斯发动机仿制这条路上走过的点点滴滴太过熟悉了。


        

贝斯发动机是70年代后,国内与西方的关系缓和后引进了全套的生产线和专利技术,除了军事设备外,同一时期还引进许多工业生产设备和技术,如1.7米轧机,这一时期引进的设备和技术是继156项目后,最大一次技术引进,同时时也奠定了国内工业体系。


        

贝斯发动机引进耗资达数亿英镑,可以说在这个时代是一笔天文数字,总体来说项目的引进虽然没有达到预定的效果,充满了坎坷,不过还是让国内接触到了国外先进的涡扇发动机生产和检验,为后面的涡扇发动机生产打下了基础。


        

贝斯发动机的引进在技术和设备上还是比较完整,由Y国提供原材料,在Y国的工程师指导在国内生产,项目进度相当快,从引进到了第一台试车只有了5年时间。


        

可是谁都没想到,在接下来的20多年仿制道路上最难的却是材料。


        

袁教授这次去开会就是领取材料国产化的任务,涡扇发动机涉及的材料特别多,光金属材料就有上百种牌号,这个困难在后来借鉴熊国的AL-31涡扇发动机也出现了,这也是为什么后世国产发动机落后西方20到30年之久的重要原因之一。


        

除了材料本身种类多以外,贝斯发动机从一开始试制就出现了问题,那就是原本指定的1410厂出于保护自己的涡扇发动机拒绝了试制,后改为了秦川航空发动机厂,不过秦川航空发动机厂在实力上比起1410厂差了不少,加上引进生产线时花了巨额的资金,所以在材料国产化这块上经费相当的短缺。


        

这也是为什么吴主任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帮苏长空摆平了旷课的事,秦川航空发动机厂与秦川工业大学是对口关系,即便是学校缺钱缺人的情况下,有些事也得办,像苏长空这种一个顶三的学生就显得格外的重要了。


        

“长空,你在想啥啊?”袁富贵对回教室上课没什么兴趣。


        

“反正不是等西山机械厂的奖励,咱们离开的时候都那样,我也劝你不要对挂账的承诺抱太大的希望。”苏长空对袁富贵想的什么可是门清。


        

“不会吧?咱们可是帮了那么大的忙,当时莫小聪可是答应了的。”袁富贵急了。


        

“那个刘副厂长可没当面答应。”苏长空说完就快步离开了。


        

苏长空总觉得这个刘副厂长又有别的依仗,即便是没有他解决炼钢的事,这个刘副厂长依旧会成功让西山机械厂成为试点。


        

“长空,你等等我,这不是去上课的路啊?”袁富贵追了上去。


        

“你真以为吴主任就这样轻易地帮我们吗!”苏长空道。


        

“不是有那封信感谢信吗!”袁富贵不解问。


        

“那只是表面的,以后咱们要想在秦川工业大学待下去就得有价值。”苏长空道。


        

“贝斯发动机材料的事?”袁富贵恍然大悟道。


        

“对吗,多动动脑子,西山机械厂的事还是随缘吧,听我的有些事别太当真了,就算那500块到手了,咱们也得上交,还是好好把王大山那条线经营好了,比什么都强。”苏长空道。


        

“哎,看来这次是被人坑了,对了,长空,还没说去那里呢?”袁富贵有些绝望道。


        

苏长空感慨了一下,又说,“书都准备好了吧?”


        

“在这里呢!”袁富贵拍了拍自己的书包,又说,“真去上课啊?”


        

上午苏长空带着袁富贵在学校到处晃了一下,证明他们在学校后,立马吃好午饭,回了实验室了等着。


        

不过等苏长空回到实验室才发现,吴主任跟袁教授已经在实验室开会,由于还有别人参加苏长空就在外面等着,一直到散会。


        

“小苏,我听吴主任说你跟袁富贵这几天趁我不在,有点不老实哦。”袁教授道。


        

“袁教授,我今后一定注意办事的流程。”苏长空低着头道。


        

“老袁,你就别装了,小苏可是你最看重的学生,你舍得批评他。”吴主任在一边笑道。


        

“可我怕小苏不懂事给吴主任你添麻烦。”袁教授道。


        

大家又聊了几句就提到了正事。


        

“袁教授,咱们这次分了多种材料分析?”苏长空好奇问。


        

“多少种!”袁教授一提到这事就有点情绪。


        

他说,“够咱们忙活了!”


        

“好事啊!”苏长空心里那个高兴啊,这得挣多少声誉值啊!


        

可是见袁教授情绪不高,于是苏长空就没敢接话。


        

吴主任也看出问题来了,于是借着袁教授还没吃饭,就带着大家下馆子去了。


        

“老袁,咱们今天不谈工作,只喝酒,算是给老袁你洗尘。”吴主任举着酒杯道。


        

“对,对,袁教授,我跟富贵虽然帮不上忙,但我们是支持你的。”苏长空也举起了杯子。


        

“爸,你是不知道,这次我去西山机械厂,长空可是一个人当10人用,只要搞材料分析,长空绝对给你挑大梁。”袁富贵道。


        

“好了,你们三个就别安慰我了,材料这行我搞了几十年,有什么困难没见过,只是这次贝斯发动机材料的事,现在已经是一个死局,很难解开啊!”袁教授说完就把杯中酒给干了。


        

酒这东西最能活跃气氛,几杯酒下肚后,袁教授算是打开了话匣子,原来这次去分配材料会议开得相当的难,材料这块可是国内的短板,所有材料加起来有上千种之多,会议是一拖再拖。


        

跟刘教授有关的金属材料有上百种之多,其中最难的就是4款钛合金和16款高温合金。


        

此时由于项目少,大部分的单位积极性还是很高,不过由于经费有限,这最难的20款外分配就出现了状况。


        

大家没有底,毕竟这个项目太重大了,谁都不敢冒这个脸。


        

“袁教授,那最难的镍基高温合金咱们分配的有不?”苏长空说这些是因为,他知道高温镍基合金这块是用在航空发动机涡轮的部分,要在上千度高温下工作,也是发动机材料最难,最核心的部分。


        

在苏长空看来,“这样的材料只要自己搞出来了,这得挣多少声誉值啊!”


        

“这块可是最难啃的骨头,难度太大,就是经费充足,也没几个单位敢接,风险太大了,最后只能以一个单位为主,多个单位协同,协同单位除指定外,也可自愿报名,经费优先满足主要负责单位。”袁教授解释道。


        

“自愿报名!”,“经费优先满足主要负责单位!”


        

很快苏长空就画出了重点。


        

“这两项加在一起,岂不是协同单位要是没成果,那经费也就没了!”


        

苏长空一想到这,心里就是一紧,


        

“不好,袁教授八成是也自愿报名了!这下就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