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民用燃气轮机 (求推荐和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两天后的一个晚上,此时已经是凌晨12点了,可是江城汽轮机厂却是灯火通明,甚至连食堂的师傅都在待命。


        

“嘀嘀!”


        

厂门口传来了解放大卡的鸣笛声,苏长空领着文庆寿从车间里冲了出来。


        

“厂长,不是云岭机械厂的车,是来送货的。”门卫前来报信一下子让大家都有些失望了。


        

“文叔,应该问题不大,车队已经出发了3天了,应该今晚会到。”苏长空道。


        

“行,这事也不是急能解决问题的,大家都回车间吧?”可说完的文庆寿并没有回车间,而是跟苏长空聊起了一件事。


        

“长空,前几天人多,我不方便问,要不这会你给我说说,这涡喷8增推以后,如果改燃气轮机功率和首翻寿命的事?”


        

“看来文叔,还是对这个涡喷8改燃气轮机念念不忘!”苏长空笑道。


        

“这个当然,要不我为什么拼命想让这两艘艇安装燃气轮机干什么,我这是赌,我本以为我们厂在M1燃气轮机积淀了十几年的技术之后,能做出一台质量可靠的燃气轮机,可是这一上舰试车就不行了。”文庆寿叹道。


        

“原来是这样,我就是说嘛,没听说后世说国内在军舰在70年代末上燃气轮机,原来只是江城汽轮机厂自己在作这方面的努力,文厂长的这种做法还是让钦佩的,本来这一举动是没有希望成功的,不过遇到了我吗,自然就会向好的方向发展。”苏长空想明白了这一切,


        

他便说,“文叔,这不能怪你们,燃气轮机耐用性关键还在材料,你们在设计上优化,最多是机器能用,可是要提高首翻期寿命还得在材料上下功夫,我看咱们就可以合作吗?”


        

“还是长空你了解我,那咱们可说好了,接下来来材料这块,就你包了。”文庆寿知道苏长空是一个明白人,一点即通。


        

很快大家的问题又回到了涡喷8改燃气轮机的事,因为这事文庆寿之前就参与过,不过苏长空最后还是给他沷了冷水。


        

“文叔,有些事只盯着一个目标看往往是没结果的。”


        

“长空你的意思是?”文庆寿已经从苏长空的话语中嗅到了别样的味道。


        

“文叔,别的我不懂,不过现在我看倡导发展经济,这对你来说可是好事,多搞点民用项目,先把自己根基打好再说,不能在一颗树上吊死。”苏长空苏长空道。


        

“你是说?”文庆寿已经猜到了了。


        

“文叔,有些设计要求太高了,就咱们的工业基础,还是不太现实。”苏长空道。


        

“莫非长空有什么消息?”文庆寿急问。


        

“文叔,你听……”


        

“嘀嘀……”


        

一阵解放大卡的鸣笛声,虽然这次门卫来说是云岭机械厂的车来了,可是文庆寿却依旧站在厂门口,苏长空的话让他想到了很多。


        

而另一边的苏长空也发现了文庆寿的变化,可是他却不能明说055驱逐舰马上就要成为预研项目,说难听就是下马,这对文庆寿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有点像梦碎了一样。


        

很快食堂就送来了吃的,苏长空也没客气,因为今晚他是主角,江城汽轮机厂的涡轮叶片和燃烧室的热障涂层喷涂都由他指导,要是产品质量不行,就得他亲自上阵了。


        

“陆工,喷涂这事苏工也会?”江城汽轮机厂的董陵好奇问。


        

“什么叫会,整个热障涂层的工艺都是苏工开发的,从涂层的材料开发,到设备的调试,喷涂的手法,检验的标准都是苏工一个人完成的,跟我来的这几个师傅都是苏工亲手教的,这次为了慎重,所以苏工亲自上阵,董主任你就放心好了,秦川航空发动机厂的涡轮叶片就是苏工亲自喷的。”


        

此时苏长空的小舅陆键可是相当的高兴,以前他在厂里虽然苏长空老爸是厂长,可是陆键却一点没有享受到小舅子的待遇,反而是因为年轻,天天在厂里被人呼来喝去,这次到了江城汽轮机厂这么大的厂里,上到厂长主任,下到每个员工,都是相当的尊重陆键。


        

“放心,放心,苏工亲自操刀,我还有什么不放心的。”董主任笑道。


        

董主任在惊讶的同时,文庆寿也已经从苏长空给他透露的055要成为预研项目中的震惊清醒了过来,董主任跟陆键的话他听出来的是另一番味道。


        

相比董主任关心技术,文庆寿则在想苏长空之前所说的“多搞点民用项目”,以及之前董主任从中陆键的口中问出了一些云岭机械厂发展的事。


        

“陆工,你们云岭机械厂真厉害,上级连热障涂层喷涂这种设备和工艺都配了?”董主任问。


        

“董主任,我们云岭机械厂就是三线的小厂,上级那会配这么好的设备,全是我们厂今年搞民用项目,赚了钱,厂长说这钱就是厂子以后的希望,全部用来投资买设备,明年再加大民品的开发。”陆键道。


        

“全部?”董主任有点不信。


        

“董主任,云岭那小地方可不像你们魔都工业发达,现在好多三线都撤了,我们厂由于效益好还接收了不少裁撤的人员呢,我们厂长都说了,要是现在在不赚钱打基础,不把厂子搬到大城市,云岭机械厂的下场就跟其实裁撤的厂子一样。”陆键道。


        

“陆工,你说这事我有听说过,我有一个亲戚就是三线的厂子撤了,他回了魔都,看来还是陆工你们厂的厂长有眼光。”董主任没想到一个三线的工厂居然有这样的想法,难怪配齐了热障涂层的设备。


        

“所以啊,我们厂长说要把赚的钱投设备,硬是没有一个反对。”陆键这次没有吹牛,因为最近苏长空的老爸,的确把电风扇赚的钱全部用了,这些热障涂层的喷涂设备就是其中的之一投资。


        

当然了云岭机械厂这一切的投资操作自然少不了苏长空这个狗头军师在背后献计献策,不仅是喷涂的设备,在苏长空看来,反正热障涂层的初级配方是保不住了,毕竟这个时候又没什么知识产权的概念。


        

给别人用也是用,为什么不给自己用呢,所以云岭机械厂不仅有了热障涂层的喷涂设备还准备上一条热障涂层原料的生产线,这才苏长空真正的目的。


        

即便别人有了配方,可是就现在的生产工艺来说不仅制作出来的热障涂层原料成本高,性能还不好。


        

文庆寿虽然没有苏长空先知先觉的重生外挂,可是他也是一个有想法的人,要不也不会思尽一切办法把自己厂里生产的燃气轮机用在军舰上去。


        

有想法的人一般眼光都不错,苏长空之前提到的民品思路在云岭机械厂上试用来看相当的有效,所以文庆寿也在想,


        

“燃气轮机怎么才能用在民品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