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 粉末批量技术(求推荐和收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新笔趣阁] https://www.xbequge.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王shu记变也了老王一下子就图穷匕见了。


        

“老王,你们厂的存款可不会说慌。”


        

“什么,原来问题出在这里?”王顺没有生气反而很高兴,因为问题已经找到了。


        

于是王顺笑着说,“李主任,你可又误了,那钱是我们王家山特种材料厂与装甲兵研究院合作项目上的钱。”


        

“老王,你们王家山是什么底子我们还不知道,你们能跟装甲兵研究院合作。”李主任笑了。


        

“看来李主任你的消息有点不灵通,正好我给大家通知一下,想必大家之前已经看到了村里的卫兵了,现在我们王家山特种材料厂正式成了装甲兵研究院的合作单位,他们要对我们有交集的工厂进行审核……”


        

王顺说完来了一个姓张的排长在台上一站,说了一下审核的事情,下面的人一下子就老实了。


        

一直被大家认为对王家山最了解的卫主任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他今天一来村子看见村子有卫兵就怀疑王家山不会跟西山机械厂在焦炭这事上善罢甘休,起初还想着寻找焦炭供应商的事,这会卫主任又在想,


        

“西山机械厂可还欠着王家山好好几万的货款呢?”


        

中午,虽然会开的有点让大家沮丧,可是王顺这人还是很会做人,依旧一张笑脸表示自己也是无可奈何,给前来开会的人都送上礼品,还请大家吃饭,大家看王顺也没仗势欺人,也就不怪王顺了,甚至还有些人表示,下次来拉焦炭的时候会把账给结清。


        

另一边苏长空他们还真钓了一条8斤多的草鱼,让苏长空做了一个后世的万州烤鱼,吃得大家纷纷叫好。


        

“苏哥,你这手艺真绝了!”袁帅一如既往的讨好苏长空。


        

“小帅,那你可得好好学学,说不定过几年开个烤鱼店。”苏长空笑道。


        

苏长空现在对袁帅越来越满意了,今天成功的帮袁富贵从喻娟那里过关。


        

由于喻娟在今天苏长空没敢上酒毕竟,袁帅几人还在上高中。


        

没一会王顺也送走了前来开会的众人,听说袁富贵母亲来,赶紧跑来。


        

“喻处长,欢迎,欢迎,不好意思,今天有点事来晚了。”王顺说完就是连罚了三杯。


        

“王shu记,你这太客气了,富贵在王家山没少给你添麻烦,对了今天来的时候看到有不少人,你在忙啥啊?”喻娟问。


        

“瞎忙,这不长空他们又上新项目了,炼焦这块产能怕是跟不上了,提前给各家通知一下,不要耽误别人找下家。”王顺道。


        

“新项目?难不成是袁富贵计划书中的涡轮叶片,这不可能,涡轮叶片的门槛可是相当的大,那会是什么项目呢?袁富贵这小子现在居然防着自己,苏长空更是一个人精,想从他们二人问出点消息还真难?”喻娟此时心里也在打鼓。


        

此次喻娟前来,还真不是专程来看袁富贵,她是来打听一件事的,就是苏长空在热障涂层的后续开发计划,以及热障涂层粉末生产的事。


        

于是喻娟问,“那可要恭喜王shu记了,都是什么项目啊?”


        

“我听长空的,他们干什么我就干什么。”王顺可是一个人精,这事苏长空都不开口,他更不能说,再说了他还都不知道。


        

“长空,看来你们这次是大项目了保工作做的这么好。”喻娟无奈只得又问起了苏长空。


        

“这不我跟袁富贵商量好了,下一步把重点放在镍基高温合金上,可是没有冶炼设备,于是我就想着,先跟王叔他们合伙做点项目搞点经费再说。”苏长空知道今天要是不透漏点什么,他还好,袁富贵就麻烦了。


        

“热障涂层这么好的项目不继续了?”喻娟笑道。


        

“喻阿姨等了一天,不会就是想打听这事吧?”苏长空突然想到了什么。


        

不过他也不说破,正好试探一下秦川航空发动机厂的动态,于是他说,


        

“喻阿姨,这个热障涂层只是我跟袁教授偶然开发出来的,这可是一个巨大的工程,从粉末到喷涂工艺都是一个浩大的工程,就我们几个人,估计也出不了成果了,不如换个方向。”


        

“这挺可惜的,热障涂层在涡轮叶片上应用,现在大家都挺看好的,你们这几个创始人反而去搞其他项目了。”喻娟叹道。


        

“妈,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没经费什么一切都是空谈,对了,妈,你们秦川航空发动机厂在热障涂层方面是怎么打算的啊?”袁富贵问。


        

他也是看出来了,他老妈今天来就是为了热障涂层的事。


        

“我们厂就是一个生产工厂,没有研究能力,只想着有热障涂层的粉末使用就行了。”喻娟道。


        

“妈,你们厂一年用的粉末可不少,就没想过自己生产?”袁富贵假装好奇问。


        

袁富贵之所以问起这事,倒不是想知道秦川航空发动机厂在热障涂层上的动向,而袁富贵一直不明白苏长空明明已经有热障涂层粉末的改良版工艺,依旧对粉末生产没有一点兴趣。


        

“我们倒是想,虽然从你爸那里获取了配方,可是生产成本太高了,效果还不好,喷涂的涡轮叶片连实验室的冷热交替都过不了500小时就热障涂层就开始脱落了。”喻娟道。


        

“现在好了,学校要生产,秦川航空发动机厂也要生产,估计其他们的能用到热障涂层的工厂也想着要生产,幸好自己没有去趟这滩浑水,要不麻烦就大了。”苏长空明白了,袁富贵也有点明白了。


        

严格说起来喻娟是苏长空的师母,面子还是要给的,苏长空之前也答应了学校,要适当在热障涂层粉末生产工艺上提点一下,


        

于是苏长空说,“喻阿姨,热障涂层的粉末说其来是一种陶瓷粉,我之前做样品的时候,是使用化学的方法生成的细小结晶颗粒,而不是用物理的方法研磨……”


        

就这样,苏长空说了一个大概的思路,喻娟走的时候,苏长空还说提高生产效率要走化学结晶的路子,必须有秦川工业大学在化学合成上的帮助,苏长空建议两家合作,一个有需求,一个有技术,就能形成产业链,这样投资少,见效快,而且利于产品的优化。


        

“喻阿姨,有长来玩!”


        

“长空,今天又麻烦你了,对了,西山机械厂估计要脱离秦川航空发动机厂了,你看得真准!”喻娟挥了挥手,车子很快就消失在王家山前面的山路了。


        

“长空,就这么把量产的工艺给出去了?”袁富贵突然想起了什么。


        

“你跟你老妈还这么计较啊!”苏长空笑道。


        

“这倒不是,只是咱们花了那么大心血,好像什么也没捞到有点想不通?”袁富贵道。


        

“咱们也不亏,至少咱们开了热障涂层实用的先河,名声在那里,不要太在意眼前的得失……”苏长空说到这里,他陷入了沉思。


        

“量产工艺本就留给秦川工业大学和秦川航空发动机厂的,喻娟是袁富贵的母亲,秦川工业大学是自己的母校,自己自然希望母校也日益壮大,在接下来的经费困难时期也能安然渡过,只是来得太容易了未必是好事,希望学校能借着这次的热障涂层的机会,充分的调动学校的科研实力,转变思路与自己有更大的合作!”